「子帥以正,孰敢不正」

美國是「負責任大國」嗎?
陳毓鈞
(文化大學美國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布希政府第二任期開始,其對華政策的主流思想系視中國為「戰略合作夥伴」而非「戰略競爭對手」,同時要學者「適應」中國崛起。當然,這麼做是一件好事,對維護及促進全球穩定與世界和平有益處。不過,很奇怪的是美國政府相關人士和一些中國事務專家卻動輒就說「希望中國能成為真正的負責任大國」,又言「中美兩國是利益攸關者,要將中國導入正確的道路,融入世界秩序之中」。這些思維在近來發展的「阿米塔吉報告II」以及主管亞太事務助理國務卿柯慶書向國會的證詞之中,隨處可見,仍然擺脫不了高高在上的老大傲慢心態。問題是要訓示別人成負責任大國的美國,果真是負責任的大國嗎?中國的政治哲學講求言行合一,身教重於言教,即孔子所說的「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

中西文化不同,中國是「天人合一」,王道勝霸道,西方求「人定勝天」,霸氣十足,有「強權即公理」之思想。三月二十六日出版的《時代雜誌》,發表了其所做的全球民意調查,發現最受歡迎及形象最好的前五名:加拿大、日本、法國、英國及中國。最令人討厭而形象最差的前五名系:以色列、伊朗、美國、北韓、俄國。因此,形象不好的美國竟要訓示形象不錯的中國要「負責任」,這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嗎?最令人驚訝的是過去最受同情、佩服的以色列,現在竟成為最令人厭惡的國家。當然,這些年來以色列在中東地區的蠻橫行為是造成此種現象的主因,而十分關鍵的是由於美國不分是非所縱容的結果。

事實上,美國尚未成為強權出現在世界之時,就已經是一個不負責任的國家。美國在西進運動中,對印第安人的生命掠奪及土地侵佔的事例眾所周知。美國宣佈門羅主義之後,在中南美洲的搾取資源以及威逼利誘,以及干涉內政,製造衝突,乃至炮艦外交,那是負責任的國際行為嗎?今天,美國領土上的德州、南加州、新墨西哥州、亞利桑納州、內華達州等等,不都是用不義的戰爭和陰謀從墨西哥搶來的嗎?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一八九八年的美西戰爭。美國對西班牙殖民地古巴垂涎已久,因此自己策劃將停泊在哈瓦納港的美國軍艦「緬因號」炸沉,然後取得對西班牙公開宣戰理由。美西一戰,西班牙大敗,被迫承認古巴獨立而實為美國控制),並且割讓菲律賓予美國。自立國以來一向標榜和歐洲帝國殖民主義者不同流合污的美國,不但有了海外殖民地,並且以強權姿態在遠東出現。

美國成為強權之後,其國際行為當也有好的一面,如威爾遜總統提倡民族自決和促成國際聯盟。二戰時,領導同盟國打敗軸心國並建立聯合國,還有馬歇爾計劃等等。然而,美國作為超級強權的時代,卻也做出了不少不負責任的國際行為。例如在第三世界的國家中,進行干涉內政,並運用中央情報局做出許多不法的行徑,最著名的兩個事例就是一九六三年推翻越南吳廷琰政府並造成吳氏兄弟被殺,另一個就是以軍事政變推翻民選的智利左翼阿葉德政府,當然進行暗殺美國不喜歡的國外領袖更是所在多有,包括同國民黨合作暗殺周恩來總理未成。

美國是世界上唯一使用過原子彈的國家,但它卻不承諾不首先使用核武,而中俄英法都已公開做此承諾。美國是全球生產二氣化碳最多國家,卻不願簽署保護地球生態的《京都議定書》。美國經常批評別人銷售軍備武器,但它卻是全球武器生產和銷售第一大國。美國的國防預算每年高達四千七百億美元,是中國的十倍,更是全球軍費支出從第二到第十的國家之總和。美國一直責難別國的人權狀況,以自身價值和文化偏見發表所謂「人權報告」,但是其內部的種族問題,宗教歧視和移民權益卻是層出不窮。以美國進行反恐以及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為例,美軍的不少作為都是侵犯人權及違背國際法規範。

後冷戰時期,美國被公認為最不負責任的國際行為就是發動伊拉克戰爭。四年過去,伊拉克人民比海珊時代更為痛苦,人民幾乎是每天都有傷亡,同時在國際社會上出現反美主義的浪潮。其實,美國國會對布希政府的伊拉克戰爭作為展開調查後的結論認為:找不到海珊政府擁有大量殺傷力武器以及和蓋達組織有聯繫的證據,而且布希攻打伊拉克是根據錯誤的情報。聯合國也認為美英發動伊拉克戰爭是違反聯合國憲草與國際法的行為。還有,聯合國原是美國所鼓吹創立的,但卻有不少共和黨右派人士主張將聯合國搬離紐約到美國以外的地方,美國政府更是不願按照聯合國所規定的經費分攤,故意找許多藉口而拖欠聯合國經費,引起一些會員國傚尤。

美國常說其國際作為是必要的,因為是為了美國國家利益。問題是美國的利益不等於別人的利益,而美國不是世界,美國的歷史也不過是人類歷史進程中的一個組成部份而已。從人類的整個歷史來看,向來都是多樣化的格局,縱使偶有霸權、帝國的崛起,但終歸要衰敗。今天後冷戰的世界,更是多極化的國際社會,連杭廷頓都認為儘管文明衝突是國際政治的動力之一,但要促進世界和平與維護穩定的秩序,還是必須依靠文明的融合。美國右翼保守主義者想建立一個以美國為核心的單極世界,不過從人類歷史發展的客觀規律以及法理情各方面來看,這是不被允許的,也不會成功的。

美國以自己發展的冷戰思維來看待後冷戰的中國,是十分錯誤的。中國在亞洲金融危機中的表現,中國和周邊國家都建立起睦鄰友好關係,中國持續改革開放對全球經濟的貢獻,中國對南亞大海嘯的援助,中國對非洲大陸的援助……等等,難道不是對世界負起更多責任嗎?有必要美國來指指點點,說三道四嗎?當然,我們認為中國日益富強,應對世界事務擔負更大責任,對全球人類付出更多奉獻,發揮中國傳統「濟弱扶傾」之價值。同時,我們也尊重美國超強的現實地位,重視每一個國家對自身利益的追求,然利益必須透過協商與合作方式來達成。孔子說:「子帥以正,孰敢不止?」又言:「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拱之」。身為世界大國的國家,都必須深刻體會這個道理,才能成為利益攸關的共享者。◆(陳毓鈞,《海峽評論》197期2007年5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