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山兵推」與台獨存活

夏桐


台北《聯合報》三月六日刊出駐東京特派員的專電報導,日本、美國與印度於四月上旬將在日本附近海域,舉行聯合軍事演習,假想敵為中國。繼之,該報三月十四日又刊出東京特派員專電,報導日本於十三日與澳洲簽訂「安保宣言」。這是美國主導下為建構對中國的圍堵戰略同盟的必然步驟。雖然日本首相與澳洲總理均欲蓋彌彰的說並非針對中國,但日、澳卻因此達成被稱為協助聯合國軍事維和行動、防止大規模毀滅性武器擴散等目標的聯合軍演合作協議。澳洲爾後亦將參與美、日、印的(制中)西太平洋軍演。

台灣當局做為美、日的馬前卒子,每年須在美、日搞軍演時受命做配合,此即「漢光」演習。而前年開始,又多加了一項「玉山兵推」,旨在訓練民進黨執政諸大員,如何因應中共對台武犯時針對政府各首長的「斬首」攻擊。從媒體上看到的這些大官的「演習」動作,乘裝甲車輛躲進衡山/圓山地下「指揮所」,誠惶誠恐又自說自唱的表演,可以相信,主導和下令演習的美、日軍方,旁觀的中共軍方都可能笑死。

今年的「玉山○七」兵推,據說是預先演練如何因應明年總統大選,藍軍又敗致引發暴動,危及「中樞」。可見,民進黨確有必勝的打算與把握,而美、日方面也要考測民進黨政府有無辦法解決困難。

組織這些從媒體上披露出的訊得知,美、日防制中國武犯台灣,似已決意負責台灣外圍的保衛,台獨政權則只需負責如何存活。這真是台灣人民的悲哀。◆

(夏桐,《海峽評論》197期2007年5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