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共和憲法」的潛在危險

廷吉


民進黨學者推出的「第二共和憲法」草案,號稱要為兩岸未來談判立下「憲法授權」。只是1947年至今施行的中華民國憲法,哪一條不准台灣當局與大陸進行談判,甚至推動國家統一?兩岸談判根本無須通過「第二共和憲法」,理論上與邏輯上均不需要。

該憲草前言中所說的「當今所轄之台澎金馬領域」,由於台灣當局之目前治權確止於此,容易為台灣人所接受,但它未提中國之主權從未分裂,當然是希望誤導兩岸人民與國際社會(不只台灣人民),中國的主權亦已分裂為兩個國家。尤其草案將「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兩個名稱相對,以及1949年以後台灣當局所「實際管轄之台澎金馬之地區」與「固有疆域」相對,正是暗示著中國實際與法理上從未分裂過的主權已然分裂了。

起草者企圖以暗示方法鼓吹兩個中國之陰謀顯而易見,但其真正目的還不止於此。「第二共和憲法」的實質陰謀,其實是往台獨之路大步向前邁進。換言之,這批民進黨人想以號稱足以「連結中華民國與台灣」的「第二共和憲法」,明修「兩個中國」,而暗渡「台獨」陰謀。此陰謀最高明處就在於以現實的「兩個中國國號論」,欺騙島內民眾因不察其中歷史背景而擁護之,最終被引導走向分裂主權的台獨道路。美日兩國表面上不得不奉行「一中原則」,暗地裡又想搞「以台制中」把戲,當然不能支援直接標榜法理台獨的憲改方案,而「第二共和憲法」就是一個可以在圍繞台灣問題的東亞中美日戰略形勢上,產生深遠影響的陰謀。

如果「第二共和憲法」的陰謀得以成功,那台灣就將正式走上台獨之路,讓台獨大業分階段地完成。美國會因此對台海問題有了新的底線,而現已明目張膽支援島內獨派的日本,屆時將更大膽粗暴地為其東亞戰略的霸權,拍胸脯走在前面。等到那時,大陸恐怕也不得不考慮,是否要啟動《反分裂國家法》中所說的「非和平方式」統一兩岸?

對於台灣問題,大陸一向有主張「發展經濟第一,以後自然統一」派,與「主權至上,不可失去台灣」兩派,兩派爭辯,隨著形勢發展時激時緩,但當以上危險愈來愈明顯時,爭論必將愈來愈尖銳激烈。「第二共和憲法」的漸進式台獨,或許可讓主和派在其中找到「不動如山」的藉口,但這不表示危險不存在或加劇。當然,戰有戰的危險及代價,但聽之任之,也可能最終造成台灣在歷史的長河中飄流而去的危險。兩者取捨之間,本來就是一個無解的難題。只是近代中國,尤其抗戰勝利後,莫名奇妙地失去了大塊領土,如外蒙古,太平洋的鎖鏈琉球群島(居然被戰敗國強佔),他們有回歸祖國的徵兆及可能性嗎?難道類似的危險,又再度逼近中華民族了嗎?◆

(廷吉,《海峽評論》197期2007年5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