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半島新局面對中國形成的新挑戰

印鐵林
(旅美評論家)


朝鮮的所謂「朝核危機」已經好幾年了,一直是美國與朝鮮的爭執所在,一般通論認為它是極為棘手的問題。經過多次六國會談,均無功而更激出朝鮮去(2006)年10月的核裝置試爆,可謂朝核問題危機之高潮,亦為世人對此危機如何解決迷惘之高潮。然而今(2007)年2月13日六國會議卻獲至協定,許多評論家頗感意外,尤其感到不解與吃驚的是,朝鮮與美國反應極為迅速,誠意十足,相互配合,幾次雙邊會談,已至考慮安排外交關係正常化的地步。筆者一路觀察,心中十分興奮,頗有古書上寫的「乃撫掌大笑,吾等此已數年矣!」之心情(請參閱拙文《論朝鮮半島危局之深遠意義》,《海峽評論》2003年9月,153期)。本文就此戰略性問題,作粗淺之本質性分析,以之展望朝鮮半島未來局面,以及中國將面臨之挑戰與應有之對應方法。

一、朝鮮半島歷史性地位重要

東北亞之地緣戰略之樞紐地帶即是中國東北與其延伸之朝鮮半島。近代一百多年來本為中國之領土與藩屬,然而中國勢微,俄日全力角逐爭奪之地即為此地。甲午戰爭即中國保衛朝鮮與日本開戰,中國戰敗失去朝鮮半島之屏障。此前朝鮮東林黨之亂,中國出兵朝鮮,安定局面,逐出日本勢力,派袁世凱為朝鮮監國,卻是成功的。俄國則視東北為其勢力範圍,中國歷經劫難,東北終於保了下來(黑龍江以外的大東北未能保住而失去了)。二戰後中美間的唯一直接交戰又是朝鮮半島的韓戰(也稱朝鮮戰爭),對以後東亞戰略形勢、中美關係、兩岸統一、台灣問題,以及日本崛起而再度爭霸等等,韓戰均有最重要之影響。今後呢?筆者認為本質上仍然如此。

二、朝核危機中的六國各有所求

在此相關六國中,本文僅就最關鍵之美、朝、中及南韓加以論述。瞭解其真實目的,則從國際風雲詭譎變化中,方能撥雲霧而見青天。

(一)美國

美國柯林頓總統主政時,就與朝鮮晚年的金日成針對朝核問題,有過幾個來回的較量。最初時有起伏,始終未能達成協定,論者甚至論及戰爭之可能性云云。後柯林頓準備轟炸,金日成方軟化,達成協定:北朝鮮凍結核子能源研究,美國將提供石油與經濟援助。協定後美國卻失言,朝鮮乃再度開動核子提鈾裝置,逐退控核檢查人員,這是過去幾年朝核危機的來源。

美國對朝鮮發展核子能源或核武,最在意的有以下兩點:

一為朝鮮可能將核技術輸出至伊斯蘭中東反美國及反以色列國家,如此將會對中東局勢有根本性之改變,對以色列極為不利,也將對伊教國家產生極大鼓勵。自九一一反恐後,此技術更可能落入恐怖份子之手,對西方或美國本土均造成威脅。此為美國最懼怕之處。

二為會對東亞戰略局勢造成改變,日本可能擁核而失控,朝鮮半島南北政權亦會再起變化,美國亦不願見局勢失控於未知之將來。

小布希總統於反恐戰爭前期,以新保守主義之前進思想,進攻阿富汗與伊拉克,氣焰很高,筆者相信他對朝核問題的立場是要朝鮮完全放棄核武,並以軍事手段相威脅,意欲解決朝核,並隱含未來經由南韓與美國配合摧毀其政權,即小布希所謂的「邪惡政權」,如此飲馬鴨綠江,達到韓戰未能達到之目的,進而威懾中國腹地東北。然而如此通吃之情況下,朝鮮金正日當然無法接受,主張與美國直接談判,而美國拒絕,以六方會談敷衍拖時間,以待中東理出頭緒,再東向進一步發威。朝鮮在六方會談期間,中國採取四平八穩之政策下,加緊發展核裝置,終於試爆而震動天下。

同時美國在中東之戰爭卻越打越失敗,局面越來越複雜,內外交困,發現最初對朝鮮全勝之打算已不可能,於是退而求其次,六方會談立見結論,朝鮮要求之直接雙邊談判也實現了。

(二)朝鮮

朝鮮經濟凋敝,能源缺乏,外交亦孤立。當政者當然想方設法衝破此困局。核子裝置既能產生能源,軍事上亦可增加威懾力,對經濟、戰略均有好處,其理十分明顯。欲與美國直接談判,無非重回柯林頓時之談判地位,以打破經濟、外交及戰略之困局。美國氣焰高時,金正日只好以其縱橫捭闔之才應付,全力發展核技術,以求突破局面。朝鮮也充份利用了中國「穩定壓倒一切」(筆者借用此語於國際關係上)政策,所帶給美國對朝鮮攻擊之顧忌。如今美國放低標準,朝鮮那有不立刻抓住機會的道理?三年多前,筆者撰文中特別說明,許多評論學者對朝鮮發動戰爭之憂慮,乃十分可笑之事,因為當今國際局勢與韓戰時完全不同,朝鮮尚無自我毀滅之打算。戰略問題的見識分析,也要設身處地呀!

(三)南韓

自韓戰以來,南韓基於各種原因,已經發展成為一個經濟科技都大有成就的國家。朝鮮百萬大軍在北,韓戰之陰影尚依稀存在。但其主要的目標是:朝鮮半島之統一,這乃基於客觀環境,以及朝鮮民族具有強烈自尊的民族主義之故。

南韓對於朝核的真正態度是什麼?南韓堅決反對美國攻擊朝鮮,主張以談判、陽光政策等等對待朝鮮。就經濟狀況、人口與國際關係來說,南韓對朝鮮可說是強對弱,亦如同大對小,近於孟子與老子的精神境界了,筆者十分欽佩朝鮮民族。筆者相信南韓之最高理想為半島國家統一,並保有核子能源與核子武器。筆者曾好奇尋問過在美韓人對於朝鮮試爆核子裝置的態度,絕大多數都回答:是我們朝鮮人的光榮。然而南韓不是朝核危機解決方案的主要決定者。

(四)中國

核子武器對擁有國而言,當然是最大的戰略依恃力量,但對鄰國造成的威脅通常也最大。因此中國對朝核問題或危機,應該有以下兩點考慮:首先是真實反對朝鮮發展核子武器,其次是保持朝鮮局勢的穩定,以與南韓、美國的力量有一個緩衝地帶。中國當然反對美國轟炸朝鮮,因為那必然造成動亂,打破平衡與現狀,而新的局勢將變化多端,中國似乎還沒能對新的局勢提出戰略構想,因此在六國會談中主張保持穩定,半島無核化為其目標。

三、對中國的東亞戰略形成挑戰

2月13日六國會談作成協定後,朝美的雙邊談判進展迅速,可說一拍即合。朝鮮副外長金桂冠與美國助理國務卿希爾,甚至已經在柏林與紐約討論雙方關係正常化的具體事務,包括年底成立辦事處,成立五個工作小組及關係正常化工作小組。美國已於不久前解凍朝鮮在澳門之2500萬美元,朝鮮亦邀國際原子能機構的巴拉迪前往,同時要求美國將朝鮮剔出支持恐怖主義國家之列。至於核子技術裝置是否將痛快完全停止,或尚不願割捨,作為繼續與美溝通、談判未來關係的條件,還有待觀察。

朝美建立關係後,朝鮮極可能想擺脫中國,而這將對中國在東亞的根本性戰略局勢發生改變。筆者一向感覺:以朝鮮現狀為中國與外國勢力之緩衝之思想是消極的,時間不會長久而且不可靠。朝鮮太多的作為可以證明,它想積極擺脫與中國的關係,即使在物質與能源等方面急需中國的時候。諸如它從不表示感謝韓戰時中國對其之支援,近如試爆核子在一整天前通告俄國,而僅在不到兩小時前通知中國,這個侮辱可說不小。前述朝鮮副外長在紐約外交政策全國委員會與韓國協會聯合餐會上說:「中國對我們沒有太大影響力,美國不要為核問題對中國寄予希望。過去中國一件事也未能解決。」也有報導,朝鮮人對前往之南韓學者大呼:「有了核彈,我們就不怕中國人了。」今天如此,與美、韓關係正常化後,更將如何!朝鮮之所以如此,真正原因是對於中國消極政策的輕視,得了便宜,回過頭來再整你,「遠交近攻」的道理嘛!

朝鮮民族強烈的民族主義與自尊的性格,乃舉世所共見。南北朝鮮均堅持統一的理想,除非有強而有力的外力干預,統一必是遲早的事。關於朝鮮半島統一,筆者有以下幾個思考:

(一)南北政權,尤其人民,均有強烈的統一意願與宣示,然而統一即等於北朝鮮政權之覆滅,其權力人物與黨是否能全心全意作出此決定?條件為何?亦非簡單可行之事,必有一個逐步磨合談判的時期。此或不同於東西德之驟然統一,因為東德是受蘇聯共黨迅速瓦解之衝擊而式微,當然抵抗不了人民民族統一的感情與要求。

(二)今年4月12日,亦即在2月13日六國會議達成協定之後兩個月,朝鮮與美國隨後立刻緊鑼密鼓從事關係正常化之時,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即確定以經濟建設,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為工作重心。此決議顯示朝鮮打破孤立,建設經濟之根本願望,故與外國,尤其南韓之經濟關係將大為增加,中國與美國的投資亦會增加。統一的步伐亦將受此新的對外關係,中、美等國對統一讚成或反對態度之影響(請參考前述拙文)。在此期間,中國可能將因失去朝鮮過去單純的緩衝國作用,而直接暴露於國際對此朝鮮戰略意圖的作用力,其成敗利鈍,當會十分驚險。

四、對朝鮮半島局面應有之戰略對策

中國對於朝鮮半島未來的局面,應有以下幾個思考方向:

(一)中國應全力與朝鮮、南韓發展經濟、文化,甚至軍事合作關係。此綜合關係之發展必與美日俄產生競爭,中國務必取得最後勝利,不然朝鮮半島即成外國勢力與中國爭霸之前哨,中國崛起將再度被遏制。

(二)中國與朝鮮、南韓交往中,必須有高瞻遠矚之理論,使朝鮮人民佩服之理論,它必須是積極進取之理論,而非保持現狀之消極理論。在動態的人類活動中,保持現狀的理論最容易,但卻最難成功,歷史的真實就是如此。戰略理論上:進攻是最佳的防禦,由另個側面說明了這個道理。其中筆者認為,提出未來文化的理論可為一個重心。

(三)中國必須真誠地擁護朝鮮人民的統一感情與意志。或有人以為:這不是製造第二個越南了嗎?然而不同的是:美、日、俄三強必然競爭於朝鮮半島,以此觀點,半島不統一則可能被強權控制,直接施壓於中國,如果半島統一,則可在更大的東亞戰略地緣上成為緩衝國,進而可與中國抱成一團。

(四)中國在東亞的最大戰略對手日本,如今已經公然插手阻礙台灣與祖國統一的事業,更不論釣魚台列島之侵佔,東海海域擴張之野心,防衛廳提升為正式防衛省(即國防部),並且準備廢除和平憲法。日本過去多年大力擴充軍力,就是為與中國爭霸。基於歷史文化的深層原因,中國與日本爭鋒時,朝鮮半島即為中國之兄弟,如無此因素,中國將失去朝鮮半島,然後更可能再失敗於日本,此為未來朝鮮半島新局面之深層戰略意義。◆

(印鐵林,《海峽評論》197期2007年5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