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平的日月之蝕

王曉波
(台大哲學系教授)


二○○四年總統大選,承蒙王金平副主席邀請我參與他的「憲政改革」研究小組,算是有一定的知遇之情和私誼。但二日他以學者的「以少數族群的政治菁英控制中央政權,持續統治多數族群平民」,來質疑「少數政治菁英是否適合統治多數族群」,翻譯成白話文就是,外省人能不能選總統有問題。我在台灣是一家二代三政治犯的外省人,為弱勢群體的外省人有幾句話想講。

由於歷史的原因,一九四九年後,大量外省人來台,經過幾十年的努力,台灣經濟發展,大家生活水平都提高了,土地也升值了,「有土斯有財」,耕者有其田使佃農也都擁有了自己的土地,都市的開發還出現了一批「田僑仔」,唯原住民和外省人受益最少。外省子弟上焉者成為中產階級,其次只能去當「好男不當兵」的軍人,下焉者多為社會邊緣人或淪為流氓幫派。在軍中和組織犯罪的幫派中,外省人人口比例都遠超過本省人。郭台銘、曹興誠之類則是絕無僅有。外省人雖少數弱勢,也應該有合法的政治權利,也可以參加公平競爭罷。

美國也在選總統,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也有黑人歐巴馬參加競爭,但至今沒有人敢質疑歐巴馬是企圖「以少數族群的菁英控制中央政權」。在南韓、菲律賓、泰國,華裔都是少數族群,也都出任過國家領導人;曾任菲律賓女總統的柯拉蓉就是閩南人之後,閩南人將「許」發音為「柯」。

王金平是國民黨員,又是中華民國的立法院長,當知中華民國憲法第七條:「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王院長怎麼可以作違背憲法的發言呢?或言「省籍情結」的存在是政治現實,但政治家總是應該帶領人民改造社會促進國家進步,而不是回到強凌弱、眾暴寡和弱肉強食的野蠻社會。

所謂「少數族群的政治菁英控制中央政權」,這是歷史造成的。「少數族群」是三十五省的「族群」,是「少數」嗎?「中央政權」是全中國的政權,不由三十五省的「菁英」來控制全中國的政權,難道只能由台灣一省的「菁英」來控制全中國的中央政權?蔣經國任行政院長後,而有「崔台青」,而有王金平少年得志,王金平不該忘記這段歷史罷。

君子之過如日月之蝕,盼「族群」說只是王院長的一時失言而已。

【原刊二○○七年四月四日《聯合報》】

我的駁正和聲明

見貴報「自由廣場」四月七日刊出之金恆煒專欄,涉及本人,茲依法提出駁正和聲明,請惠予刊出。

金文云:《聯合報》「又約了據稱是馬英九理論導師的台大哲學系教授王曉波,補了一槍」,所言與事實不符。

(一)馬英九是「維持現狀論」,我是「和平統一論」,數十年如一日,從未改變,並曾公開批評馬英九參與起草的《國統綱領》為「不統一的統一綱領」,這樣的王曉波又怎麼可能有馬英九這樣的「理論導生」呢?故「據稱」云云,並不符合事實。

(二)金文中又稱:「馬英九……有王曉波等當大腦。」我是一個獨立人格,獨立思考的知識份子,一生特立獨行,言其所信,行其所言,從不曲學阿世,也許有人樂意做「狗腿」,但我從不做別人的「大腦」,何況馬英九自有大腦,又何須以別人的大腦為大腦。

(三)四月三日,王金平的談話見報後,我上午就將拙文寫完傳真至《聯合報》,想以朋友的身份勸勸王金平,而從未有任何《聯合報》人員向我約稿,故其文中「又約了……王曉波,補了一槍」純屬虛構。金文又言:「為《聯合報》喝道的王曉波。」王曉波是替人「喝道」的人嗎?雖當今台灣多「喝道」之徒,但王曉波從未為人「喝道」,故「喝道」之說純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誣衊之辭。

金文云:「王曉波理直氣壯的論證,反證了王金平的正確,也證實了中國國民黨『少數統治有理』的荒謬與不堪,既昧於歷史又昧於現實。」

(四)一九四九年國民黨遷台,中央政權(含行政、立法、司法、考試、監察各院及國民代表大會)包括全中國各省成員,也包括台灣省,直到李登輝上台才終止動員戡亂時期,到二千年宋楚瑜要選總統才「凍省」,至今中華民國的有效統治區域跨越三省兩市,難道全中國的中華民國中央政權必須只准台灣一省的代表參加才是「多數統治少數」嗎?誰昧於歷史,誰昧於現實,我願以項上人頭和金恆煒相搏!以示為真理負責。

(作者為台大哲學系教授,原刊4月8日台北《自由時報》)

(原刊二○○七年四月八日《自由時報》)

我的再答辯

《我的駁正和聲明》在八日「自由廣場」刊出後,又見許敏修、蔡崇興二人對我的扭曲和誣衊,不得不再辯,請惠予刊出。

(一)許文言:「首先王曉波就先替馬英九化妝粉飾一番,……至少也算是馬的化妝師。」王曉波耿介一生,面折廷爭,向來「說大人則藐之」而不辭市井,什麼時候跑去當過馬英九的化妝師?我白紙黑字的說,我曾公開「批評」過馬英九參與的《國統綱領》,不同意他的「維持現狀論」,這也是「化妝粉飾」嗎?許先生已被「去中國化」去到連這麼簡單的中文都看不懂,不亦悲哉!

(二)一九四九年後,中華民國的中央政府仍是「全中國的中央政權」,這不是我說的,這是聯合國承認的,一直到一九七一年遭聯合國逐出為止。這是當時國際政治的現實,就如同今天聯合國及世界各國(含我邦交國)沒有任何一個國際組織和國家承認過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一樣。只要檢視國際政治的事實,誰是「自欺欺人的謊言」,不就不攻自破了嗎?根據事實不是獨立思考,不根據事實才是獨立思考嗎?

(三)「菁英」之說是王金平提的,我就是「受賜」於這些戰後國民黨「菁英」才家破人亡,一家二代三政治犯的。如果不是二二八、白色恐怖,戰後的台籍政治人才不會只有謝東閩、連震東、黃朝琴之類,也不會有今天的辜寬敏、黃昭堂、李登輝之流,而會是林獻堂、林正亨、李友邦、宋斐如、李萬居、陳其昌、鍾浩東、蕭道應、陳炳基、謝雪紅、王萬得、簡吉、蘇新、吳克泰才是。如果不是戰後國民黨以二二八、白色恐怖誅殺日據時代以來的台灣愛國主義傳統,更沒有今天的台獨!

(四)蔡先生說:「現在還扯中華民國有效統治三省兩市云云,不但昧於現實,也扯得太遠了。」我的原文用了「跨越」二字,被蔡先生省略了。也許蔡先生不知,金門、馬祖屬福建省,不屬台灣省;南沙太平島現屬海南省範圍,也不屬台灣省。請問蔡先生,是誰「昧於現實」啊?

後記

我的再答辯於四月九日即傳真至《自由時報》,但號稱言論自由百分百的《自由時報》卻不再予以刊出,可見《自由時報》也只能有台獨的言論自由,而不允許有反台獨的和真理的言論自由,故所謂「自由時報」者亦欺世盜名耳。◆

(王曉波,《海峽評論》197期2007年5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