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到現在才知道對方是魔鬼?

石之瑜
(台大政治系教授)


四大天王角逐二○○八年大位,已形同水火,他們相互揶揄批評,尖銳表達不屑對方人格。然而,這恐怕不只是對彼此低級競選手段或資源分配不均,產生寬以待己,嚴以律人的小人之心而已。令人玩味的是,他們相識數十年,胼手胝足共同打下江山,難道之前不知對方是什麼人品或能力,用過什麼不堪手段嗎?他們共同摧毀了政府體制,踐踏了社會價值,示範了人格墮落,然後才發現,他們爭取的是魔鬼的面具。

不施政以免對手有攻擊機會

尤其是蘇貞昌與謝長廷,他們不但深知彼此,且能把對方十幾年來的政治伎倆如數家珍。

謝長廷分析,原來蘇貞昌心態有問題--沒有和解共生的心態,只有派系鬥爭的心態。所以謝長廷就認為蘇貞昌無法喬出聯合政府,以致總預算不過關,造成人民受害。而且,根據謝長廷陣營揭露,蘇貞昌在台北縣長任內打著魄力執政旗幟,堅持要拆撤蘊含豐富歷史傷痛記憶的那座療養院,正是他現在擺出堅決姿態反拆除,以營造自己人文關懷的一面。

蘇貞昌陣營則揭露,謝長廷吹牛東部領航計畫,一共只在十幾年前陪榜選舉時候說過一次,從無任何規劃。現任行政院環境評估委員更透露,包括蘇與謝兩位在內的各位,每次都把絕不可行但好聽的重大計畫送來,故意讓他們否決。如此,既可吹噓自己的建設案,又可擺出注重環保的姿態。最好的例子是蘇花高速公路,聽他們彼此揭穿才想起,幾乎每位民進黨候選人都到花蓮去提倡興建,但選後一律藉口環保,不聞不問。八年過了,現逢黨內初選,又聞蘇花高。

他們同黨,但一心一意在偵測對手,騷擾彼此執政,但又沒有一位認真執政,全在搜集對手黑資料,或累積自己口頭承諾做為之後炫耀政績,所以當然沒有政績。也因此,他們沒時間推動政務,也不會傻到真的推動,以免給對方打擊機會。他們把政務當成犒賞樁腳的手段,請看現在所有其他候選人矛頭全指向現任的蘇貞昌,因為他公然以國家資源角逐黨內初選。

施政是假的,台獨自然也是假的,不過假台獨原本是最高機密,但現在連假台獨都遭波及。所有對手無不攻擊謝長廷背離台獨,因為他七年前曾承認憲法現狀是一中。這樣批評他,恐怕統派都替謝抱不平。但話說回來,另一位呼籲建立正常國家的候選人游錫坤,不就正讓辜寬敏登報攻擊陳水扁是假台獨嗎?假如台獨都沒時間認真推動,或不知如何推動,那技術面更難,政治面更淡的蘇花高,他們又怎能懂,或又怎在乎?

殺雞取卵的奪權手段

他們為了立即利益,不顧一切摧毀體制,顛覆所有價值,以至就算得逞,但得逞後卻面臨體制破敗與價值空洞。一次也罷,屢試不爽後,再也沒人相信體制,懷抱價值。

李登輝是始作俑者,他摧毀國民黨既有程序規範,毫不猶疑展現權力,結果使國民黨體制崩壞,竟無法支撐李登輝之後的建國運動。他黯然離開國民黨後,一度依附陳水扁,現則妄想透過王金平重掌國民黨。沒人尊重他,無非他自己造成的。不過,起碼李登輝沒有輕蔑體制,僅止於羞辱國家大員。

陳水扁則敵視體制,每況愈下,因為他缺乏專業,信心不足,擔心遭人恥笑。他一開始是迴避體制,慢慢有體制中人依附他,他便將體制當成鬥爭場域。其結果,任何以專業規劃或勸誡者紛遭整肅,引起推諉卸責的心態,在野黨打抱不平之下,加深了體制為在野黨控制的錯覺,大權在握的民進黨人各個一副草木皆兵,如臨大敵的模樣,把不知為何而戰的其他同事當成潛在敵人。

沒有體制,也沒有目標,更沒有規範或程序。一時間,任何事都可能往任何方向發展,造成統治階層極大焦慮,敵友之間的判斷,是當下臨時決定,任何合作稍縱即逝,令人目不暇給,一草一木都為兵家必爭,深恐出現不利於己的勢頭。體制於焉徹底崩毀,如果自己稍微客氣,不動用公家資源或名器牟利,必定有別人趁虛而入。如今,民進黨已無體制可言,事事如兒戲,巧取豪奪且公然展示。

彼此揭露,真相大白

冒出兩位民進黨立法委員,強迫民眾驚覺天王們一直在做的事情--執政就是演戲。他們毫無憐惜地利用美國校園大屠殺事件當背景。事情是,這兩位立委謊報外籍生槍殺台大師生,數十名武警現身撲空,活生生重播周幽王寵妾褒姒戲弄士兵的場景。但兩位立委不稀奇,君不見,2004年以降,陳水扁不就假裝有人暗殺他而讓國安人員團團圍住自己好幾年?不是更像褒姒嗎?陳水扁有效利用大批軍警遮掩槍擊案的荒謬,同黨同志如法炮製一天,有何不當?

倒是台大校方卻支支吾吾說不出為什麼任軍隊進入校園,好像立委帶著軍警進入台大校園表演,對於台大不算大事。台大上下確實也沒有被踐踏的感覺,但這顯然並不是因為校園自主與學術獨立得到有效捍衛,師生內心頗感安定所致,而是因為看起來台大已然沒有可以被踐踏的靈魂,所以才對軍警進入校園麻木不仁。事實上,為力求表現,包括台大在內,近年東亞學術界居龍頭地位的領導者率先造假的案例已層出不窮。追逐名利似乎正導致知識份子思想渙散,骨氣蕩然,校園逐漸不再是良心所在,求真精神流失,更無所謂以科學反抗政治介入的學術氣節。

看清真相的反而是「四大天王」自己。謝長廷看到對手利用國家資源就大歎不公,蘇貞昌看到政敵利用謠言耳語或利益交換來打擊自己,就驚呼奸巧。但這不都是他們自己慣用之術?反而在野黨早已麻木,他們近年一律採取不對抗,免得因統治機器不在自己手上而惹來殺生之禍。看穿國家潰散在即,民進黨內搶著聚集分贓的愈來愈多,民進黨外怕成為分贓對象的便紛紛走避國外。

突然在這時,親民黨在審議選舉資格的法條時一度放水,讓受官司纏身的國民黨候選人面臨喪失資格的危機。但不論親民黨人出自什麼私心,其實沒錯。既然民進黨已不循體制,則自然2008也不可能照體制或規範進行選舉。此何以唯有急流勇退才能保留在野元氣,促成民進黨人加速自相殘殺,加速毀滅體制,也才能加速他們口中的正常國家早日恢復運作。◆

(石之瑜,《海峽評論》197期2007年5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