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昭堂復辟「皇民化」

狩甫


三月二十六日《自由時報》載「台灣獨立聯盟主席」黃昭堂在東京表示,「『台灣若被中國併吞』,勢必會面對與日美一戰的新問題。」黃某何為而云然?因為「中國急速擴軍並非以台灣為唯一目的,而是以先壓制日本,最後有能力對抗美國為終極標的」,如是,「台日兩國是命運共同體,日本如果弱體化,台灣將發生危險,而台灣如成為中國的領土,台灣的軍事力將被中國動員為對日作戰的工具」,幸好「到目前為止台灣控制了海峽的制海權和制空權」,但是「台灣海峽兩岸的軍事平衡已逐漸崩潰」,因此,如新聞標題「台灣若被中國併吞,勢必會面對與日美一戰的新問題。」總之,「他警告日本不應小看中國的威脅。」

黃昭堂「獨」迷心竅因此癡心妄想乎?為了台獨,而竟可以邪惡的挑撥日本「中國與日美一戰的新問題」!是中國會與日美一戰乎?抑日美準備與中國一戰乎?

這就不得不令人強烈回憶起近代一百多年的中國歷史,曾經積弱的中國,難逃「落後就要挨打」命運,不斷遭受列強的侵略與戰爭,國土殘破,生靈塗炭,至「九一八」以來十四年之抗日戰爭、超過三千五百萬中國人之死難為極!一部慘痛的近代史,正是中國被侵略被屠殺的歷史,中國復幾時為侵略而發動過戰爭了?復幾時如日本之屠殺中國般去屠殺過別人了?

台灣曾被日本竊據五十年,這是台灣亦即中國的莫大創痛,但,台灣人民亦抗日抗了五十年,這是昔年日本殖民統治者都不得不悲哀承認的事實,台灣何曾與日本「台日兩『國』是命運共同體」了?及台灣光復,台灣復何曾與日本什麼「共同體」了?若必欲說什麼「共同體」,那麼唯有「台獨」才與日本「命運共同體」吧?唯有「皇民化」餘孽才與日本「命運共同體」吧?少數背叛台灣的「皇民化」階級,在日據時代無恥的做為日本帝國的走狗,出賣台灣出賣了五十年,留下了「三腳仔」或「臭狗仔」可恥可鄙的臭名,孰謂台灣光復已逾六十年,尚有黃昭堂一班「皇民化」餘孽,仍然癡心於與日本「命運共同體」,仍然以出賣台灣為務了,只能說是「皇民化」復辟了。

因此,今之「台獨」不過只是美、日勢力遏制中國崛起的戰略工具而已,也只能是被挾持被利用被愚弄的「棋子」而已!所以,台灣不要被美、日「動員」做為對中國的作戰工具就不錯了,黃昭堂擔心什麼「台灣的軍事力將被中國動員為對日作戰的工具」呢?

但我們要正告黃昭堂:一、台灣本來就是中國領土,只有台灣曾被日本併吞,也只有台灣與大陸祖國再度統一,但不會有什麼「台灣若被中國併吞」。二、如果日本介入台獨,甚或公然侵犯中國的神聖領土台灣,那麼,今之中國已非如昔日可以任由日本宰割的中國,中國人將永不會答應被侵略的歷史重演!

面對中國之民族復興,黃昭堂所有「皇民化」餘孽一切癡心妄想,只能是可恥的白日夢而已,所有「皇民化」餘孽,其不淪為歷史之渣滓垃圾者幾希!◆

(狩甫,《海峽評論》197期2007年5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