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21世紀國際格局看台海兩岸經濟合作

熊玠(紐約大學政治系教授)


序言

雖然距21世紀還有七年的光景,這裡所說的是指冷戰結束以後,與接踵而來的「地緣經濟時代」的國際格局。也就是現在已經存在或看見的國際情況。由這個角度來看兩岸經濟關係,希望可以涉及一些跟平常由國內來看問題不一樣的層面。

我們要從世界整體來看問題,所以要談國際格局。冷戰結束後所出現的國際新秩序,有三大特色:(一)國際關係由以前兩極走向多極化;(二)核武器之重要性將減低;常規武器(特別是具有大規模殺傷力者)的重要性,反而加倍提升。同時國防上之注意力,也將從核武器威懾轉移至如何防禦載有大規模殺傷性、常規飛彈之襲擊;(三)地緣政治的考慮,將逐漸轉移至地緣經濟因素的考慮。因限於篇幅,再加上本人在這些問題上,中英文論述已甚多,這裡僅就第三點稍作解釋。

所謂地緣經濟時代,即指一個國家的至高戰略利益,已不是軍事,而是經濟的利益。這是由於兩個並不完全相關的原因導致的。其一是冷戰結束,大規模國際正規戰爭的可能性大大減低(牽涉區域性惡霸之爆發事件,如伊拉克進攻科威特,除外);其二是世界上自1970年代以來國與國間之相互依賴,越來越密切。(當然,冷戰結束以後,讓前蘇聯與東歐都能被帶入西方國際經濟體系,也可能會對世界經濟相互依賴程度,更起激勵作用。)為了表明今日經濟利益至上,姑且提供一個實例。猶憶1990年夏,伊拉克進佔科威特;一片烽火立刻點燃了波斯海灣的危機。日本所依賴的波斯灣石油,立刻斷絕來源。這毫無疑問地證明了:日本依賴外來資源的經濟,比想像要更脆弱。是乃決定要做到凡是日本所需的重要資源,在其本土近邊必有可替代之來源。於是更覺得中國大陸對日本命脈之重要。時值六.四事件不久,西方國家對中國之經濟制裁,方興未艾。日本雖有此疑慮,但因顧及其自身經濟戰略需要,乃毅然決然寧肯得罪美國及其他西方國家,也非與中國修好不可。隨乃宣佈恢復向中國貸款50多億美元,藉以與中國恢復正常關係,就是基乎這個道理。由此一例,可以知道地緣經濟之考慮,已足以推翻某些嚴重的政治因素。下面,我們也將談及在地緣經濟時代,中國大陸與台灣經濟合作,已不是一般主觀意願的問題,而是大形勢強制下,為了自我戰略利益,非發生不可的事實。

亞太地區在地緣經濟時代的地位

世界三大超級貿易集團

很多人揚稱21世紀將是亞太世紀。果真如此,當然會對大陸與台灣之間經合關係有不可抗拒的影響。在我們回答這一個問題之前,需先審查今日的國際大環境。一個顯示地緣經濟時代來臨之事實,即世界上已有三大超級貿易集團共存:歐洲共同體、亞太經濟合作區、與北美自由貿易體。它們的並存與互動,也勢將左右國際關係的錯綜複雜。為了要較有意義地註釋台灣海峽兩岸經合關係,我們需先分析這三大貿易集團間之關係與對比。

首先,這三大集團目前並非處於均衡狀態。由一些數字便知:歐共體目前在世界貿易總額中佔50.23%,居第一位。亞太經合區佔27.29%,居次。北美貿易區佔20.9%,殿後。再由其他的數據也可顯示目前歐共體的優勢,譬如:

歐共體(EC)現在與歐洲自由貿易協會(EFTA)籌組一個「全歐洲經濟區」(EEA)。將成為世界最大的自由貿易區,其所有成員的國內生產毛額(GDP),總值達6.01兆美元。相較之下,北美自由貿易區成員(美國、加拿大、墨西哥)國內生產毛額總值,才不過5.69兆。

「經濟合作與開發組織」(OECD;下簡稱:經合組織)的成員,提供了世界開發援助經費總數的55.6%;對聯合國預算提供47.3%;在北約組織總軍費中提供70.5%;他們的出版總和,占世界出版物全部的54%。(此經合組織機構的24個會員國,只有五個不是歐洲國家,即美、加、日本、澳大利和紐西蘭。故是一個典型歐洲組織無疑。)

我們不需贅述其他諸如人均收入等項目,但一切現有數據均顯示歐共體均居於領先地位。是故若干經濟學家之如美國麻州工學院梭羅教授(Lester Thurow)者,咸認為21世紀將是歐洲世紀。對此,我個人只想提出一個「但書」。即:歐洲目前的明顯領先亞太區,恐怕僅能維持到公元2010年。這點需要解釋。

亞太時代之到來?

我之所以說歐洲目前的領先僅能維持至公元2010年,是因為亞太地區將因其壓倒性較快的成長而隨後趕上。過去30年來,亞太地區之平均成長率,一直以8.6%(1965至1980年)及6.6%(1980至1988年)蓋過歐洲同時期的3.9%及2.9%。以如此懸殊對比,亞太區將於2010年趕上歐洲無疑。單拿全部成員之國內生產毛額而言,亞太地區在2010時,將與歐洲及美國的國內生產毛額達到相等地位;可以一個等邊三角型代表。這個推算法,正好與「經合組織」的估計不謀而合。不但此也,在趕上歐洲以後,亞太地區的成長率,還將繼續以每年5-6%領先歐洲的3-4%、及美國的2.5%。據經合組織估計,到公元2040時,全世界所有產品及服役至少一半均將產自亞太區。質此故,我推算歐洲目前之領先僅能維持到2010年左右。這以後卻是亞太時代之到來。

不過,在2010以前,亞太地區最雄厚的經濟力量仍推日本。估計其在2000年時,將擁有全世界國內生產毛額之13.5%。相比之下,雖然同期美國將擁有27.6%,亞洲四小龍的國內生產毛額加起來的總和才不過是2.6%;中國大陸則為6.4%強。在這樣情況下,我認為無論是由國內或由國際觀點來看,均有理由相信:大陸與台灣之間,彼此加強經合關係,甚或走入「大中華經濟圈」的方向,是很自然的發展途徑;幾乎可說有其歷史必然性。這裡所說「國內」是指大陸、台灣、香港(1997後已回歸)在內的全體中華民族代表的(也是抽像的)大中國。所謂「國際」觀點,除了別的意義以外,還牽涉到美國的地緣經濟對策。下面我將分別順序解釋。

大中華經濟圈的含義與必然性

由國內觀點來看

先說「大中華經濟圈」系何指?雖然在某個意義上「大中華」的觀念可能是指中國統一後之綜合經濟體,但本文所談的只是在目前政治分離情況下大陸與台灣(加1997後回歸的香港)所形成的一個密切相輔相成、截長補短的自然經濟匯合。本文所用的「經濟圈」觀念,不必是有正式組織架構。任何密切經濟合作關係,儘管是自然形成,只要是正規化、合理化的,均可視作「經濟圈」之運作。

僅以宏觀來看,如大陸的國內生產毛額以4,586億美元(1992)計算,台灣、香港各以1,732億(1991年)及620億(1990)計算,那麼這三個經濟體加在一起的總和是相當於6,938億美元的一個巨大綜合經濟體。這比現有亞洲四小龍國民生產毛額的總值多出30%;跟東協(ASEAN,大陸譯作東盟)六國的國民生產毛額總值相比,超出兩倍。

如此龐大的大中華綜合經濟體,只不過是將現有大陸、台灣、香港的經濟實力靜態地加起來(只是用加法)。還不考慮它們之間互動互引,所可能產生的擴大後果(需用乘法)為何。當然會有人問:如此湊合在一起,對彼此有什麼好處?經濟學家一定可以用計量方法推算出其互動互引所能產生的結果。不過,不論算出來的總數為何(見下),一個大中華經濟圈能達到的境界,一定是比現有三個華人經濟體分別運行,所能達到的成績總和要大得多。這也是乘法與加法不同的道理;也是幾何級數與數學級數相比的問題,想必不難理解。儘管如此,有人也許會問:這對現在有什麼好處?對台海兩岸是否均會帶來對等益處?請容我答覆如下:

冷戰結束以後,對台灣及大陸均產生了某些前所未料的惡果。先說台灣。地緣經濟時代的來臨,無形給缺乏資源的台灣帶來加倍困擾。在這個新時代中,所有需要海外資源的國家統統要在世界上同樣地區爭奪有限資源(譬如中東的石油;非洲與東南亞的礦產;澳洲的煤與礦產等)。完全依賴海運的台灣,隨時都可能遭遇日本在1990-1991波斯灣危機時所面臨資源遭切斷之困境(見上)。如果日本回向中國大陸之先例可作一借鏡,那麼大中華經濟圈對台灣之奧妙,盡在不言中了。就同樣用石油為例。大陸的石油生產,每年自用以外,尚淨剩147,826桶。如果台海兩岸經合關係正規化,個人估計大陸可以提供台灣80%的石油需要量。這還沒有把台灣與大陸共同勘測、開採新的石油資源之可能算進去(一般估計大陸的石油藏量,少則可比一個伊朗)。

再者,在地緣經濟時代,海外資源之取得,亦將比以前為困難。對此問題,個人尚未見到任何有系統的研究。但,單拿亞太地區來說。一般所需的鐵礦、錳、錫、銅等,多來自印度、泰國、印尼、馬來西亞與菲律賓。而澳洲所產的鐵礦、錳、鉛、錫、鋁,也是亞太區所經常需要進口的。在地緣經濟時代,本區(與區外)對這些資源的需要一定有增無已。相應的競爭也會越來越劇烈。再加如南亞與東南亞這些目前出口礦產的國家,逐漸都工業化、或更進一層工業化,那麼現有其他國家(經濟實體)對他們礦產資源的取得,一定會發生問題。何況,如果這些東南亞國家(譬如東協成員)經濟起飛,與日本的經濟密切掛鉤(日資單刀直入在各地設廠開發),則在日本壟斷亞太地區礦產資源情況下,對一個極其依賴外來資源的台灣,其滋味可想而知。所以,如能有大陸為台灣的資源供應腹地,則可能是一長遠解決之途。

冷戰結束後,其一個反直覺的後果即:世界上一般國防預算反而增加。一般國家,均因原先所依賴超級大國的核武保護傘撤退,而不得不靠自己的軍事力量,以保其自身安全。譬如東南亞各國,近兩年來國防預算有增無減,就是這個道理。台灣1993會計年度的國防開銷,佔全部行政院預算24%。以美金計算,即是10,027,000,000美元。這個數字比大陸公佈的、相當於75億美元的國防預算,要多出35%。台灣以面積計,較大陸小266倍;以人口計,要小57倍。卻需維持這麼龐大的軍事預算,對台灣來說是很吃虧的。但在北京對台灣海峽是否放棄用武力堅不肯鬆口情況下,台灣唯有兩條路可走。一是增加軍備以鞏固自己的防禦。另一是與大陸經濟上造成休戚相連、密切相互依賴的關係;大陸若對台灣動武,則等於集體自殺。這樣才是確保大陸不至於對台灣動武的最佳辦法(當然除了發生台獨情況以外)。

再說中國大陸。冷戰結束、與地緣經濟時代之興,至少有三點不利。第一,美蘇抗爭消逝,中國在1970年代到1980年代之戰略地位也隨之減低。第二,核武器重要性既消退,中國在世界強權政治要爭一席之地,必須靠經濟力量。第三,既是核武器威懾已過時,中國必須加緊發展常規武器與反(常規)導彈防禦系統。這又需要經濟實力作後盾,基於這後兩點考慮,中國大陸非在經濟發展事業上,費萬鈞之力、認真下工夫不可。所以,鄧小平先生領導的改革開放,極力要把經濟「搞上去」以外,還有其中內涵的戰略思想,是絕對符合地緣經濟時代需要的。(這要明眼人才能體會其中的道理的。)質此故,由於地緣經濟時代的挑釁,我敢說大陸與台灣的經濟合作,是有其歷史必然性的。

大中華經濟圈的國際後果

上面已說到公元2000年時,亞太地區仍然以日本的經濟比重最大,佔全世界國內生產毛額13.5%。(所謂國內生產毛額,就是不把對外貿易計算進去,所以比國民生產毛額的生產總值較更可靠的反映出真正國力。)如沒有大中華經濟圈之運行,大陸、台灣、香港(雖是1997年已回歸,但為計算方便,姑且仍將香港分別視之)在全世界總產值中所佔之比重,將依次為6.4%;0.86%;0.43%。三者相加,總數為7.69%。與日本的13.5%相比,幾乎是一比二。

可是,大陸、台灣、香港成長率,均較日本為快。單以中國大陸1980-1990期間的平均每年11.4%成長率來比,幾乎是三倍於日本同一時期的4.1%成長率。如不算大中華經濟圈的互引互動功效,僅以三個華人個別經濟體目前的實力預測(即以現有基礎乘上每年成長率、再乘年數),再把三個數字加起來,到公元2010時,三者總和將佔全世界國內生產毛額17.4%。而用同樣辦法預測日本之相當比重,2010年當為全世界總值19.4%;所以還是領先,但,我們假定三個華人經濟體,因為密切之經濟合作,形成了一個有形、無形的大中華經濟圈。由於相互牽引及截長補短的效果,其所起得的擴大經濟效益暫以一個30%的指數來表達,再以這個相當保守指數,顯現到上面的17.4%數據裡,其結果當變為22.6%(即17.4×0.30+17.4)。此即表示由於大中華經濟圈運作而產生的國內生產毛額,有具體的提升,已增加到綽綽超過日本的19.4%的地步。換句話說,由於經濟圈的動力加大了大中華的經濟發展效益,遂能達到一個突破。這是現有三個華人個別經濟體,僅靠自身運作不能達到的成效。當然,這個算法,並非取其準確,只是示意而已。能懂其中的含義即足。

誠如是也,兩岸經濟合作,以一個大中華經濟圈,不出十年光景(我們這裡用的是公元2000至2010年)即可超過日本,這固然是全世界華人值得慶幸之成就,但也是國際上足以左右國際格局的大事。關於其國際上的意義,我僅想借美國對以上所說一切演變可能的反應,來作個例子說明。

前面已講到亞太地區在地緣經濟時代的地位:即從現在到2010世界三大超級貿易集團中,仍以歐洲為最;要到了2010年以後,亞太時代才會來臨。現在,且看美國的可能反應對策。對美國來說,在2010年以前,世界地緣經濟時代最大之威脅無疑地將來自歐洲,根據權勢均衡之法則,美國的對策一定要聯合亞太以抵制歐洲。(我曾經計算過,這種可能約有67%的機會。)可是在2000到2010年間,即歐洲領先將消逝,而亞太時代剛見曙光時,美國最擔心的對象卻變成日本,因為鑒於亞太時代即將到來,而日本又遙遙領先;加上日本自1980年代末就對美國強不買帳,美國擔心的是:如亞太地區均不幸被控制於日本經濟勢力之下,則美國殆無寧日。設若日本財經實力壟斷了亞太地區的經濟發展,美國則將無法以制衡一個龐大的歐共體,到時腹背受牽制,僅有退縮北美一途。所以從戰略眼光來看,美國絕不能放棄對亞太地區之主導權,從策略運用來看,美國一定要藉贊助兩個朝鮮統一,及中國兩岸統一(至少撮合相關兩邊經濟上密切合作),來維護其在亞太地區的影響力。因為第一,只有這樣才能防止南韓與台灣淪為日本的經濟附庸。因為有與台灣之間的經合關係,中國大陸也不致太過依賴日本。第二,由於是因美國大力促成,所以統一之後的朝鮮半島與中國,一定會積極反饋美國,對其友善支持。縱使中國統一因某些莫名理由仍遠不可及,台海兩岸密切經濟合作,也會在美、日糾葛之中對美國有利。如果真像我們以上所說,台海兩岸經濟圈能在2010左右以22.6%對19.4%的對比超越日本,則美國的戰略運用上,將多了一張用中國(大中華經濟圈)以抗衡日本的牌。(這話說穿了,等於是洩露天機!)

當然,這個大中華經濟圈如果繼續成功地延續演變下去,中國是否會代替日本而變成對美國的一個新的威脅,則不是本文談的內容。不過,很簡短地,我願意指出大中華有兩點跟日本不一樣,第一,中國大陸比起日本是地大物博,有資源及有11億人口為後盾的廣大市場。第二,中國人比起來,較為歡迎外來貨品,不如日本人經濟民族性(抗拒外來品,堅持購用日貨)那樣強。就此二點來看,大中華經濟圈跟美國在經濟上起類似美、日衝突的可能性,似乎並不高,相反地,一個經濟發達的中國,很有可能成為美國在全球最大的市場與貿易夥伴。所以,本人覺得「中國威脅論」,雖然已有人在放空氣,但對美國人來說,還是不如擺在面前,赤坦坦的日本威脅來得更可怕。

結束語

綜上所說,從現在迄21世紀,世界越來越深地進入地緣經濟時代,這對沒有資源的台灣來說,更需要有大陸為其腹地支援,對於大陸來說,今日要想在世界強權政治維持一席之地,既不能奢享當年美、蘇抗爭時之戰略優勢,又不能但憑其擁有核武器即足;而非得擁有堪與美、日等經濟超強國相比之經濟能耐不可。所以,在這種情勢下,大陸與台灣經濟合作,乃是必然的理性選擇。再基於國際戰略的考慮,台海兩岸經合關係密切,對美國在亞太地區權勢均衡之運用,也有決定性的好處。所以也少掉一個外來阻力。剩下來阻擋兩岸經濟合作的就只有華人自己的「內賊」,及其他國際上不明權勢均衡道理、心胸狹窄、或徒妄擔心中國人興起會造成對自身威脅的那些人了。儘管如此,按照以上的分析,在世界「地緣經濟時代」,台海兩岸經濟密切合作有其歷史必然性,是鮮能阻擋的。套孟子的一句話:「猶水之就下,沛然莫之能禦!」◆

發揚台灣同胞愛國主義傳統.發展中華民族和平統一理論

ISSN 1018-1075 版權所有©《海峽評論》雜誌社 - 台北市師大路165號B1(10089)
電話 (02) 23677473 傳真 (02) 23677432 電子信箱 sreview@ms47.hinet.net facebook 粉絲專頁 海峽評論
20200803 114836.686 GM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