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黑人白人攜手抗議警察暴力

王春生
(旅美評論家)


2020年5月25日,美國明尼蘇達州明尼亞波利斯市,46歲黑人中年男子喬治.佛洛依德在街角的小雜貨店買包香煙,店員懷疑他用的20美元是假鈔,打電話報警。兩部警車,四名警察馬上趕到,撲逮佛洛依德,他沒有帶槍刀或任何武器,警察無法推他推進警車就把他推到地上,一位白人警察單膝把佛洛依德頸子緊緊壓在警車旁地上;到了6分鐘時佛洛依德就不斷哀求,「我不能呼吸」。路邊的人和其他警察也告訴這位白人警察放開腿,可他不聽,壓到8分44秒發現佛洛依德停止了呼吸,馬上打911緊急電話,救護車到時,佛洛依德已經斷了氣,送到醫院後馬上被宣佈死亡。 這段經過被路人用手機拍了下來,一傳十,十傳百,上了晚間新聞,明尼亞波利斯市的黑人和白人青年馬上湧上街頭示威,抗議白人警察暴力殺死佛洛依德。

我們奮怒,痛心,我們太累了!

明尼亞波利斯市的黑人每天走上街頭抗議,很多白人青年馬上加入陣營,要還佛洛依德一個公理、正義。很多人拿著“Black Life Matters”(黑命貴)的看板和警察面對面,走上街,不讓車輛通行,闖到高速公路攔阻交通。市長和警察局長,本來只把壓頸佛洛依德的員警蕭文(Bevek Chauvin)開除,其他三位警員留職察看;看看鬧大了,馬上以三級謀殺起訴蕭文,開除其他三位員警。

經過重新審查,升級控訴蕭文為二級殺人罪;三級殺人罪是不合法殺人,但是在發生時,並沒有有意導致死亡。二級殺人罪是蓄意殺人,雖然不是事先預謀,但是顯然對人命全然不在意。其他三位警察則以從犯的二級殺人罪起訴。

這樣的起訴顯示新任檢察官比較公道、合理,沒讓蕭文輕易脫罪,而突顯出警察對黑人人命全不在意的殺人罪行;同時也起訴三位警察沒有出面阻止這個殺人罪行的發生!但是佛洛依德家人的律師仍不滿意,要求將蕭文升級到一級謀殺罪。

示威抗議在明尼亞波利斯暴發,隨即引發東西兩岸和中西部大城市的示威抗議,西雅圖、洛杉磯、紐約、波士頓、費城、芝加哥都出現示威抗議人潮;一星期後傳到65個城市。川普隨即開始扣紅帽子,說一定是有「左派組織」在煽動。

不只佛洛依德家人,好幾個被殺的黑人母親、家人都趕到明尼亞波利斯助陣。黑人領袖也都趕到;這個示威抗議運動,很快成為1968年金恩被暗殺以來最大的黑人示威運動。有部分示威變成暴力衝突,警車被燒,警局窗戶給砸爛。也有犯罪分子乘機打劫,年輕人跟進拿走平時買不起的名牌貨。

明尼蘇達州州長下令州國民兵幫忙維持秩序,同時換了一位有民權運動經驗的檢察官重新處理案件。黑人領袖和家人要求對警察蕭文控以殺人罪,其他三位員警也要定罪。

沒有公正,沒有和平

佛洛依德犯了什麼罪?他本來是一個公司的保安,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工作停了,也不一定有失業金,手上錢也不足,拿張20元假鈔買香煙,不是大罪,值得派兩部警車四位警員來撲逮他,讓蕭文單膝壓他頸致死。黑人人命就這麼不值嗎?

蕭文是位有19年資歷的警察,還有一年就退休,是訓練其他三位警察的老大,多逮罪犯可多拿分數,退休金,蕭文反正不在乎,逮一個黑人男子,把他壓在地上示範,教教這幾位剛出道的員警怎麼辦事。路人和其他警察提醒他佛洛依德不能呼吸,他毫不在意,死一個黑人,算不了什麼!

就算出事,蕭文後面有警察工會撐腰,2014年紐約史泰登島的黑人男子埃里克.加納(Eric Gardner)被逮,警察用胳臂勒住加納脖子致他不能呼吸,儘管他叫「我不能呼吸」,警察不理,結果致死。警察工會全力支持涉案白人警察丹尼爾.潘塔雷昂(Daniel Pantaleo)打官司,打了五年被免職。加納不過是在街上賣一支一支的香煙,逃稅賺點小錢,就被警察勒脖子喪命。

2014年8月9日,密蘇里州的麥克‧布朗(Michael Brown),18歲黑人男子,為了偷了一小包番薯乾,被警察逮撲、槍殺,白人警察達倫.威爾遜(Darren Wilson)沒被起訴、判罪,還繼續當了五年警察。

貧困的黑人,為了買一包煙,偷一包番薯乾、賣香煙,沒有帶槍、帶刀,沒有反抗,就被警察打死,所以黑人爆發了!「黑命貴」,要求公正!

黑人群眾和白人青年的危機感

新冠肺炎在美國橫行四個多月,造成14萬多人死亡,新冠肺炎像是一面照妖鏡,把美國原來就根深蒂固的種族歧視、警察暴力、收入不平等、為有錢人服務的醫療體系暴露無疑!

新冠肺炎3月以來「鎖定」黑人、少數民族和新移民,他們失去工作、失去收入的比例最高。失去工作中,年薪4萬以下的有40%,年薪10萬以上的有13%。

聯邦政府拋出的救急方案中,只有12%貸給黑人和其他少數民族小企業,一半以上貸給了白人小企業。

黑人和少數民族是擔當第一線工作的主力,開巴士、養老院的護理人員、超市的收銀員、搬貨、外賣、送貨,他們保證肉類和蔬果的供應;他們面對更大的染疫風險,有病也要回去工作,沒有工作就沒飯吃,沒錢交房租。

黑人孩子學校關門對他們影響很大,半數以上黑人學童沒法居家學習,因家裡沒有電腦,或是父母不會用,沒法幫孩子;貧囷的孩子本來到學校有免費午飯,現在要另外排隊去領。

美國黑人和白人的收入越來越不平等。據2016年的調查,白人家庭的年均收入是171,000美元,黑人家庭17,200美元,西裔家庭20,700美元。這個差距從1968年代以來沒有縮小過。

新冠肺炎帶來的染病、死亡、失業;加上警察暴力和一個種族主義的白人總統川普,黑人社區充滿危機感,害怕整個社區會被掏空!

年輕白人為什麼也要走上街頭和黑人一起示威?自2008年的經濟危機以來,他們在經濟上一直沒怎麼好過,這當然和美國的國勢不斷下滑有關。新冠肺炎爆發,年輕人停職在家,沒有收入;好一點可以拿失業金到7月底。

美國經濟2月開始進入衰退,約20%的工作可能不再回來。本屆高中和大學畢業生沒有畢業典禮,畢完業多半也找不到工作,已被說成是失落的一代;他們一生的就業和收入,買房、買車都不如上一代。

身背學債,沒有前途的年輕白人,除了上街抗議還有捨出路!這些年輕人去年以來替桑德斯(Bernard Sanders)捐款、助選,但民主黨主流不支持桑德斯,年輕白人只有另尋出路;驚訝的黑人領袖夏普頓(Al Sharpton)說,怎麼示威的年輕白人比黑人還多。

川普妄想動用軍隊鎮壓

佛洛依德事件發生後,川普除開始馬上讓聯邦檢察官介入,每每放話激怒示威群眾。

看到示威群眾和警察衝突,看到打砸燒事件,川普就放話:「搶劫一開始,開槍就開始」。這是1968年邁阿密黑人暴動時警察局長講過的話,所有黑人都記得!

當示威群眾開始在白宮門口示威,川普嚇得躲到地下室,驚嚇之餘,他又放話:「我會放惡狗出來」。這傷到黑人情感,因黑奴年代的白人主子,動不動就放惡狗出來咬黑奴。

6月3日,川普為了要塑造自己是個「法律與秩序」的白人總統,要求國防部長埃斯柏(Mark Esper)和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Mark A. Milley)陪同他一起走到白宮對面的歷史性教堂拍個宣傳片。為驅散示威人群,川普下令埃斯柏調動美軍最精銳的82海軍陸戰隊和其他軍隊共1,600人到白宮。川普讓警察和軍隊用催淚彈驅散示威人群。這個教堂只要五分鐘就走到,川普手拿聖經,後面站著一排四星上將,他的製片人即開機拍下這個競選廣告畫面。

前國防部長馬蒂斯(Jim Mattis)公開批評川普說:「川普是我有生之年看到第一位不團結美國人民的總統,他甚至連假裝都不屑。」「這個後果是他分裂我們,這是三年來沒有成熟領袖的結果。」馬蒂斯批評埃斯柏說,華盛頓是「戰地」,而我們的軍隊被叫來「奪取」,讓我們對人民群眾的示威做出軍事化反應,像我在華盛頓看到的這樣,造成一個錯誤的衝突,軍隊和平民社會的衝突。馬蒂斯對川普的批評震撼了華盛頓和軍方,他是最有威望的四星上將,軍人的偶像。

現任國防部長埃斯柏馬上出來說話,他說種族主義是有的,但他不支持現役軍隊,並高舉捍衛美國憲法,捍衛「憲法第一修正案」,即「禁止美國國會制訂任何法律以確立國教;妨礙宗教自由;剝奪言論自由;侵犯新聞自由與集會自由;干擾或禁止向政府請願的權利。」美國境內的秩序,應由國民後備軍來維持,正規軍隊應該是最後的選擇。埃斯柏堅持下,82空降部隊回到北卡羅萊納州,離開首都。

經過一個星期,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公開道歉,說他不應該陪同川普走到教堂。

警察改造,示威的具體成就!

經過幾個星期的示威,全美有2,000個大小城鎮被喚醒,川普的支持率降到40%以下,連任的可能越來越渺茫。打砸燒已停止,取而代之的是不同的雕像被推倒、破壞。黑人反對聯邦軍隊的英雄和奴隸主,把他們的雕像推倒,丟到水裡。印地安人反對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也推倒在新墨西哥州的西班牙總督,他殺了300個印地安人,切斷24個男子的腳,被壓迫的人們是記得的!《紐約時報》報導這個新聞時不得不承認美國的教科書應該改寫了,這可能是個歷史的轉捩點!

美國的民意也因為佛洛依德事件而開始轉變,2016年只有34%認為警察對黑人過份使用暴力,佛洛依德事件後有57%人認為警察對黑人過分使用暴力。

警政的改造在各個城市進行:

明尼阿波利斯市市議會投票解散警察局後重組。這個投票現任的局長並不贊成,也會有很多困難。但市議會認為警察局的種族主義根深蒂固,很難只是改良。再說2016年警察槍殺一位黑人後就開始改,現在又出現佛洛依德案。

紐約市有全美最大的警察局,有員警四萬人,一年60億美元預算;示威一發生,科謨州長和州議會就通過了一系列重要改革:

不許用搯脖子,如違反規定要判罪,罰2,500美元。全面取消70年代制定,保障警察私人資訊不對外公開的50-a法條。科謨也考慮削減警察預算10億美元,用於青年和其他社會項目。

加州州長紐森(Gavin Newsom)隨即跟進,呼籲取消「搯脖子」。

洛杉磯的「黑命貴」分會趁機推出減少警察預算1.5億美元,移做社區、青少年節目、心理建康項目、家庭暴力等,叫做「人民的預算」。市長上星期同意,但警察工會反對!

民主黨參眾議員也急忙推出方案,要求警察改革,但反對重組或撤除警察局,反對削減警察經費。

很多具創意的新維持治安方案開始在各城市展開,也有更多的經費來幫助這些實驗。對黑人的警察暴力應能逐漸減少、化解,這需要長時期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