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爾市長朴元淳之死衝擊南韓政局

李明
(政治大學外交系教授)


前 言

南韓首爾市長朴元淳7月9日被女兒通報失蹤,經首爾市府警力和無人機搜尋,10日凌晨發現朴已在城北區北嶽山郊區上吊死亡。

「首爾市長自殺」!這是相當聳動又不幸的消息,震驚南韓朝野各界。不過,在警察搜索朴市長行蹤期間,首爾放送(SBS)電視台報導,在朴市長失蹤前一天,警察接獲市府前秘書投訴,她控訴自己自從2017年以來長期遭受朴市長性騷擾,並說朴市長對女秘書有不當肢體接觸,且要脅女方傳送個人照片供他欣賞,且遭受朴市長騷擾的受害者不只她一人。

消息傳出,對朴市長相當不利,女秘書指控歷歷,成為政壇醜聞,朴市長無所遁形。倘若指控成真,朴市長不但必須面對刑責,如經定讞獲罪,也是政治生命告終之時。女秘書指控朴市長性騷擾案,會不會即是朴元淳自殺的原因,可不可能也有其他尚待釐清的隱情?各界議論紛紛,更增加市長自殺事件的複雜性。

朴元淳一直是南韓眾所矚目的政治人物,媒體報導長期集中在他身上,可謂政壇炙手可熱的政治明星。他是南韓史上第一個蟬聯三任首爾市長的政治人物,與現任總統文在寅背景相似、理念相同,兩人還是長期盟友,同是當前執政的「共同民主黨」核心人士,在2022年南韓總統大選將近,朴元淳被各方看好,是南韓「進步派」熱門候選人之一。如今朴市長去世,南韓政局深受影響。

朴元淳其人其事不凡生平

朴元淳1956年3月出生在一個貧困的農民家庭,他力爭上游,在1975年考進國立漢城(首爾)大學社會學系。因為趕上當時南韓風起雲湧的反威權體制浪潮,在參加反對朴正熙總統示威被捕後遭首爾大學開除。同年被開除學籍,跟朴元淳被捕的還有長他三歲的現任總統文在寅。朴元淳之後再考入檀國大學史學系,1980年,通過司法官考試,1982年曾擔任大邱地方檢察廳檢察官,因反對參與死刑執行事項,不到半年即行離職。1983年轉任人權律師,曾在數十起案件當中擔任辯護人。

朴元淳曾承辦一件首爾大學申姓教授性騷擾禹性女助教案。女助教控訴教授在1992-1993年期間,多次強行從背後摟抱,女助教向法院提出性暴力、精神侵犯等訴訟,要求賠償5,000萬韓元。一審申姓教授被判有罪,惟至首爾高等法院獲判無罪,最後上訴至最高法院,發回首爾高等法院重審。至1999年,申姓教授終於被判有罪。朴元淳在該案中,作為禹性女助教的辯護律師,成功為女助教爭取公道,在南韓法律上改寫「性犯罪」的概念,同時也喚起社會廣泛關注性騷擾議題。

踏入政壇前,朴元淳在1995-2002年擔任「市民同盟」總務長,2000年國會選舉之前曾公開86名涉嫌貪污的政治人物姓名。他同情弱勢族群,參與推動國民生活最低保障運動,增進司法改革、政府預算公開等等改革措施,使南韓民眾普遍深信朴元淳的清廉公正、大公無私。

2011年10月首爾市長因故補選,朴元淳在選前兩個月宣布投入補選,作為獨立參選人,一度被視為當選無望,但另一名熱門參選人安哲秀棄選,在野的民主黨轉而支持朴元淳,最終出人意料地以53%的票數擊敗執政的大國家黨候選人羅卿瑗,獲得的46%選票。羅卿瑗在選舉時一再獲得朴槿惠的支持,因此朴元淳的勝選,對當時的總統李明博、積極參選總統的朴槿惠和執政的大國家黨打擊相當大。朴元淳當時就承諾提升社會福利,公開自稱為「第一位福利市長」,居然成為他勝選原因之一。

南韓媒體歸結朴元淳獲勝的因素,在於當時南韓普遍出現貧富差距擴大,中低下層無法分享經濟發展成果,物價上升民眾生活清苦,青年就業、創業困難,朴的承諾讓首爾民眾覺得耳目一新,充滿希望。當選首爾市長後,他在2012年2月宣布加入民主統合黨。2014年6月4日,朴元淳代表在野的共同民主黨競選連任,以過半得票數擊敗執政的新世界黨候選人,現代企業財閥鄭夢準,成功連任。2018年6月13日,朴再次擊敗前京畿道知事金文洙和前國會議員安哲秀,繼續獲得連任。

朴元淳標榜自由、開放、容忍、同情,南韓宗教文化政情保守,同性戀在南韓深受壓抑。作為首爾市長,他對同性戀的同情,曾說「韓國有許多同性伴侶,希望憲法能夠給予保障」,遭到保守人士攻擊。為此,他改口說「只是陳述事實」。不過,2015年朴還是讓「同志遊行」走進首爾市政府前廣場。

2018年南韓出現「Me Too」風潮,抗議南韓普遍存在的性歧視和性騷擾,朴元淳適時提出他的「預防性騷擾對策」,倡議「零性騷擾」及「兩性平等的首爾市」,受到民意和輿論的大力支持。

2020年南韓國會選舉,文在寅所屬共同民主黨取得壓倒性勝利,多數觀察家認為主要原因在政府防治新冠狀肺炎疫情可圈可點。而朴元淳通過2015年MERS(中東呼吸症候群)的考驗,今年防疫有成,博得國內外信任。

朴元淳言行巨大反差令人震驚

朴元淳以市民運動和人權律師形象起家。擔任首爾市長,積極任事,績效斐然,是南韓少見的清廉政治人物,《韓國經濟新聞》指出,朴元淳名下的財產為「負債」69,091萬韓元,可謂生活相當清苦。坊間說朴元淳擁有豪宅,根據現有南韓法律,現職官員如擁有兩棟以上房產,必須交代來源和去處,尤其房產買賣被視為有違官箴,可能受罰。有報導稱,朴擁有數棟豪宅,違反規定,因此灰心喪志,是他可能尋短的原因之一。不過,以其財務狀況是不可能有餘錢購置房產的。

朴元淳原先的社會觀感極為正面,絕少人會認為他自己會捲入性騷擾指控而無法脫身,而以自殺收場。在南韓社會中,男尊女卑,至今不變。即使在同一職場任同樣工作,無論升遷或薪資,女性待遇均不如男性。男性視為理所當然,女性則徒呼負負,無力改變。尤其職場性騷擾是經常存在的問題,有害職場倫理,打擊員工士氣,可就是無法改善。

受害者因性別意識的不平等,常讓加害者變本加厲,不敢反抗,甚至被社會無端鄙視或進行肉搜,承受二度傷害。過去有若干知名女星,在無法承受性騷擾、性侵害,求助無門之後選擇自殺,便是對社會漠視做沉痛的抗議。朴元淳是「假新聞」的受害者,可不可能又一次受害?朴元淳的遺書透露更多訊息,他的親筆遺書是這樣寫的:

「(我)向所有人致歉,向曾經陪伴同行的所有人致謝,對自己只給家人帶來痛苦深感愧疚,希望能火葬並將骨灰撒在父母墓地,大家再見。」

遺書以證明他理解其犯行,並期望獲得原諒,他意識到不能因他的錯影響首爾市政,才預告將採極端作法,是一種決絕的態度,卻留許多疑問給市民,也讓眾多支持者不捨。

朴元淳自殺的後續效應面面觀

朴市長去世後四天的7月13日,檢舉人A女士在律師金惠貞陪同下,指朴元淳對她的性騷擾屬實。面對市長的強大威權,她一位弱女子無法對抗,她過去四年裡的遭遇無人知曉,但她「只要朴市長停止對她性騷擾、並真誠的道歉,只要朴市長道歉」,A女說她「願意原諒市長。對於市長之死,她說她從未意識到有這樣的結果,也不是她所願見」,市長之死對她來說也是「令她極感震驚的消息」。

這段時間,有許多對A女不利的指控已在南韓網路上出現,直接指稱或影射,「是A女害死了朴市長」。金惠貞律師強烈指控這是對受害者蓄意的二度傷害,要求首爾市警方追查不實網路來源,並將傳遞假訊息的人繩之以法。

朴元淳是南韓至今為止牽涉性騷擾事件最知名的政治人物,不過他以自殺方式尋求解脫並不能解決問題。此前,南韓多名涉性騷擾下台的政治人物不在少數,知名者如前忠清道知事安熙正,前釜山市市長吳巨敦等人。而京畿道知事李在明,慶尚南道知事金慶洙,或因違反選罷法,或因操縱網路新聞圖利自己被訴。這些官員都是權傾一時的實權人物,有高度的民意支持及美好的政治前途,但因牽涉刑事案件丟官。朴元淳自殺事件,性騷擾層級升至最高點,使執政的共同民主黨連帶受累,直被輿論譏為「性暴力黨」。

正因朴元淳為前首爾市長,首爾市府為朴舉行「五日葬」的高規格喪禮。雖然有兩萬多人在市府前為前市長致哀,但同時有超過50萬人前往青瓦台官網進行連署請願,反對替朴元淳辦「五日葬」,即「市葬」。有人在請願欄問道「民眾非得看一位因性騷擾指控輕生大官的隆重五日葬嗎?」「政府為朴元淳搞五日葬究竟想傳達什麼意思?」正反兩極的意見都有,一般民眾,更多的是冷眼旁觀。

由於朴元淳已故,依照現行法律,檢方只能以「無公訴權」結案。不過,首爾市政府還是在7月15日宣布,將組成一個包括市府官員和市民專家學者的調查團,啟動一項聯合調查以還原事實真相,並「保證調查的全面、客觀與公正」。可市府並未說明調查團的規模,也沒說明何時啟動與調查團的權力,只一再強調「不使受害者遭受二度傷害」。在此情況下,各方正睜大眼睛看首爾市府究竟會怎樣還原事實真相。韓聯社報導,首爾當局在被當地媒體質問相關案情時,表示對有關性騷擾指控「並不知情」,公眾正在觀察,官官相護,掩蓋事實的場景會不會重現。

朴元淳之死的政治影響正在擴大,原本文在寅屬意的接班人應是朴元淳,朴也有問鼎大位的雄心壯志。文在寅任期屆滿前,許多政策正等待朴元淳支持或背書。但他的離世增添2021年4月首爾市長補選的變數,對共同民主黨來說,補選牽涉到一年後的總統大選,事關重大,但執政黨已無強棒。在野黨則摩拳擦掌,準備給執政黨一陣痛擊,執政當局犯的多起弊案,將為朝野未來一場選戰引火添柴。

結 語

朴元淳性騷擾自殺事件使文在寅蒙羞,因為在大小選戰中,兩人是領軍衝鋒的盟友。南韓媒體報導,經過此一事件,文在寅的支持率遭受頗大影響。認為他不適任總統的,上升5.2%達51.7%,認為他適任的僅44.1%。經此民意消長,支持執政的共同民主黨的下降至35.4%、支持在野的未來統合黨的增至31.1%。兩黨的差距拉近,對文在寅成為一大警訊。

朴元淳過去的政治道路,說明他是一位精明幹練又能掌握輿論的能手,三次當選首爾市長為他累積了過人的聲望和實力,不但受到同黨文在寅總統的倚重,也原本有望在2022年接班,攀登政治生涯的更高峰。不過這些願景,在7月9日之後,已成為絕響。

無論是受制於南韓男尊女卑的傳統框架、抑或朴元淳個人的不良習性,他性騷擾犯行對南韓政壇產生極壞影響。他過去標榜的政治理念曾擄獲人心,多年的人權律師和政治寬容精神,更為他贏得可觀的政治資產,可惜他的私下作為和公開理念反差太大,最後落得無法收拾。

朴元淳讓他的女性同僚受害恐懼而申訴無門,那些女性受害者承受巨大壓力,無法承受者,甚至可能走極端。朴元淳自殺事件給世人的教訓,應是掌權者絕不可運用權力加害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