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據50年台灣人抗日50年

紀念七七抗戰83週年大會上的講話

馬英九
(前中華民國總統)


台灣抗日志士親屬協進會林光輝創會會長、蕭開平會長,各位貴賓大家午安大家好。

洗涮《馬關條約》的奇恥大辱

今天是蘆溝橋七七事變83週年,83年前的今天駐屯在華北的日軍,假借尋找演習失蹤的士兵,要求進入宛平城內搜索,被我國的守軍,也就是第29軍,吉星文團長斷然拒絕,日軍乃炮擊宛平縣城,國軍被迫迎戰因而爆發歷史性的蘆溝橋事變,十天之後蔣委員長在廬山宣言中宣示地無分南北,年無分老幼,對日抗戰全面展開,八年戰爭中,我方雖然在裝備訓練落後日軍甚多,實力不足,明顯處於劣勢,但是蔣委員長提出一個以空間換取時間、抗戰到底的大戰略,尤其是把抗戰的軸線從南北變成東西,使得日軍往西攻比較困難。在四萬多場大小戰役之後,我們死傷322萬將士,包含268位殉國將領,在全世界的大戰爭中從來沒有聽說有二百多位將官殉國的,這是世界上的第一次。平民部分,就有二百多萬(一說三千萬)無辜的百姓不幸罹難。我們成功抵禦了外侮,保衛了國土,牽制日軍,協助盟軍贏得二戰,提升國譽,尤其是光復台澎、洗雪《馬關條約》50年的奇恥大辱,值得欣慰。

近年來大陸當局主張對日抗戰不是8年而是14年,要從民國20年九一八事變開始起算,這個意見很好,可是如果真的要把部分抗戰也算進去的話,怎麼可以漏掉我們台灣呢?

1894年的甲午戰爭,可以說第一次中日戰爭,對於我們台灣的人民來說,就是在九一八事變36年以前,台灣人就開始挺身抗戰,這一場發生在清光緒廿一年,接著就是乙未戰爭,是從5月到11月,打了六個月。這是因為《馬關條約》割讓了台澎給日本之後,當時全國人民各界強烈的反對,台灣的人民萬分悲憤,當時我們在場丘女士(秀芷)的祖先,就寫了一首很著名的詩,「宰相有權能割地,孤臣無力可回天」!

各位可以想像那時候台灣人那種椎心之痛,就寫在這個詩句裡面。所以當日軍從現在的新北市澳底登陸之後,除了在台北城沒有遭遇到抵抗之外,進入了新莊開始一路都是遭遇到強烈的打擊。尤其是在桃竹苗一帶,在場好幾位當年抗日殉國先輩的子孫都坐在這個地方。各位可能也知道日本人打台灣,他們自己說動員了兩個師團的兵力,還動員陸戰隊在南部登陸。但他們覺得比當年甲午戰爭的陸戰部隊,在我們東北作戰還要困難很多。所以他進來的近衛師團,從桃竹苗、台中彰化、嘉義台南,打到屏東,前後大概有六個月之久。我們軍民作戰死傷就佔了10萬人以上,指揮官北白川宮能久親王,他是死在戰役上,但是到底怎麼死的,是死在桃竹苗、死在彰化,還是死在台南,還沒有定論。

我有一次到新竹到一個文史工作者家,他說我告訴你馬先生,北白川宮能久死在我們新竹,你看證據就在這裡;我到了彰化他們說是死在彰化;到了台南他們說是死在台南,說他在甘蔗田裡面被我們農民用鐮刀割下來了,很有趣。但是爭論到現在為止沒有定論,為什麼?因為他沒有發喪,沒有發喪就走。第二種說他死在日本,可是不管怎麼樣,這場戰役,打出了台灣人的骨氣,也造成日軍很大的傷亡。他們那時候採取的策略叫做三光,就是殺光、搶光、燒光,無差別殲滅的方式,所以死的人會這麼多。

後藤新平處決一萬多位台灣抗日志士

那麼,各位知道嗎?我們乙未戰爭,台灣假定是以10萬人死傷做為標準的話,那個時候台灣的人口還不到300萬,差不多是3%左右。從七七抗戰一直到1945年日本人投降,中國死傷的人數大概是人口的4%,等於是多一點點,所以講起來台灣抗日的堅苦壯烈,絕對不亞於在中國本土的抗戰。尤其是在乙未戰爭之後,不時還有地方的抗暴行為,所以當時的總督兒玉源太郎,他是一個貴族,就不常來台灣,大部分的工作都是他的民政廳長官後藤新平在做。後藤新平就頒布了一個叫做「匪徒刑罰令」,在這個「匪徒刑罰令」之下,一共就處決了11,000多抗日志士,這個是他書上自己承認。

這個人對台灣是有貢獻的,包括公共衛生還有地方的教育,但是光這一點殺戮台灣的同胞,就完全沒有受到重視(譴責)。

傅高義寫了一本《中國與日本》,我特別想到有一章關於台灣,也完全沒有提到這一部分,這是滿遺憾的!而且他還有一個配合的政策叫做「土匪招降令」,實際上就是要我們抗日志士來投降,寬大處理,但一旦投降之後統統都集體處死。你想想看,到了1915年發生了「西來庵事件」,就是「噍吧哖事件」,那時他已經統治20年了,還有這麼大的抗暴,那根本不用說到1931年發生了「霧社事件」。

各位可以想像,因為噍吧哖判死刑的就有866人,這個消息一傳到東京之後,東京的反對黨都在質疑,哪有死刑判八百多人的,這可見當年日本人治台的強勢。1920年代在台灣成立的「台灣文化協會」,以及後來林獻堂、蔣渭水的「台灣民眾黨」,他們都是以非武裝的方式。就是從1915年噍吧哖之後,整個抗日變成非武裝,他們就是議會請願,要求撤廢《六三法》,他們都被抓去關,包括蔣渭水在內,他們關的地方就是現在台北市立警察局大同分局的地牢裡面,我們曾經準備把那個地方變成一個台灣新文化運動的紀念館。

再來就是霧社事件跟賽德克族,馬赫坡社莫那魯道。這個人,細節我們不講,事情發生之後,因日本打原住民,原住民可以說是神出鬼沒,日本人怕啊!不但設機槍用大炮,最後還用毒氣,當時蔣渭水看不下去,他寫信給國際聯盟(League of Nations),用英文寫的信,他說毒氣在海牙陸戰規則,大概就是一九零幾年通過了,陸戰隊都已經禁止,他居然用毒氣對付自己的人民,真是令人髮指。

沒想到質疑一出來後,國聯就派人來調查,在東京的日本反對黨裡面,開始質疑怎麼可以用這個對自己的人呢?造成當時的總督石塚英藏辭職,還有台中州廳四個官員辭職。各位想想看,蔣渭水手無縛雞之力,就是一封信過去,就產生這麼大的效應,而且他很聰明,他知道發電報的電報員,白天值班的看得懂英文,他就要他的兒子晚上才送過去,所以那個人看到電報就發了,沒有想到英文寫什麼,結果電報到了日內瓦以後,發生了這麼大的一個效果,非常了不起。而且不是第一次做這個事情的,那一次日本在那邊擴大煙牌(改正鴉片令),重新給台灣人抽鴉片的許可證,他也寫過電報給國聯,1909年在上海還開過一個國際禁煙大會,所以蔣渭水實在是很厲害,沒有出過國,但是對國際的事物的掌握,是教人非常的敬佩。

在台灣50年的殖民統治當中,抗日運動從來沒有停止過,剛剛各位提到了丘逢甲、劉永福、吳彭年、吳湯興、姜紹祖、簡大獅、柯鐵虎、林少貓、余清芳、羅福星,他們的武裝抗日。中期是林獻堂、蔣渭水、杜聰明、翁俊明、蔡培火爭取議會,還有這個地方自治。到後期的蔡忠恕、李建興,都是用不同的方式來進行反日抗爭。很多還跑到大陸,剛剛大家有講到參加了大陸的抗戰,包括李友邦將軍、宋斐如、丘念台等等,留下真的像史詩一般令人感動!讓人歌頌這個歷史。

李登輝出賣台灣

就因為這些東西讓我感動,所以等到抗戰勝利70週年的紀念的時候,就是五年前,我們的前總統,李登輝先生就說:台灣哪裡有抗日,哪裡有抗暴,沒有啊!我聽了非常的生氣啊,所以我公開的批評他,說他是什麼呢,「出賣台灣,羞辱人民,作賤自己」,我從來沒有用這麼惡毒的話罵人過,而且他還是我的長官,但是基於民族大義,我非罵不可!(掌聲)

不論是大陸還是台灣,兩岸人民都因為日本軍閥的野心而被欺凌迫害,傷亡慘重,八年抗戰是我們中華民族歷史上規模最大,傷亡最多,影響最深的民族禦侮戰爭,而我們付出了極大的代價。不過很多人現在已經開始忘記了,因為抗戰完了之後,又是韓戰,韓戰完了以後冷戰,一路過來,很多人忘記抗戰很多重要的史實,幸好2014年的時候英國牛津大學有一位歷史學家,叫做芮納.米德(Rana Mitter) 他寫了有關中國人的抗戰歷史,這本書叫做FORGOTTEN ALLY: CHINA’S WORLD WAR II, 1937-1945,最精彩的就是序言裡面有一句話,他說中國人抗戰是在毫無勝算之下,堅忍不拔,奮戰到底的英勇故事,中國政府人民不顧一切抗戰到底終於戰勝強敵,也證明各國新聞記者與外交官一再唱衰中國,認為中國必將滅亡的預言,完全錯誤。

直到珍珠港事變之前,中國有四年多的時間在孤軍奮鬥,抵抗日本。在這段期間,這個貧窮,低度開發的國家牽制住一個全世界最高度軍事化,科技先進的80萬雄獅勁旅。此後四年同盟國得以在亞洲與歐洲戰場同時作戰,節節勝利,有相當大的部分,奠基於中國與日本的纏鬥不休。

從這個地方可以看得出來,為什麼羅斯福要開「開羅會議」,一定要邀請中國參加,而且在裡面,都接受我們對主權、領土的要求。各位記得開羅宣言有一句最重要的話,跟我們台灣有關的,英文講“The territories Japan has stolen from the Chinese, such as Manchuria,(東北)Taiwan(它用Formosa),and the Pescadores(澎湖), shall be restored to the Republic of China.”中文的意思就是說,日本竊之中國的領土,例如東四省、台灣、澎湖,必須歸還中華民國。

裕仁降書引用《波茨坦公告》

前幾年我去洛杉磯,在長堤有一艘美國的戰艦,就是跟「密蘇里號」一樣的「愛荷華號」,那個解說員特別跟我講,這個船就是帶著羅斯福到歐洲去參加開羅會議的,到了北非以後再坐飛機飛到開羅,然後他講的開羅會議裡面就有這麼一句話,日本竊之中國的領土呢,他說要歸還中國,我說Wait a minute!原文是Republic of China,是中華民國,他說你怎麼知道?我說我教這個的。

這非常重要啊,各位知道,光這句話,當時英國的代表叫賈德幹(Alexander Cadogan),他是外交部次長,他反對,他說日本人只要放棄就好,不必說明是放棄給誰。當時我們的代表王寵惠據理力爭,各位知道王寵惠是大法學家、大外交家,他就說絕對不可以拿掉日本放棄給誰。他說那個時候是1943年,1931年的九一八事變日本佔領了我們東北,如果我們不講清楚,日本放棄給誰的話,外界會有很大的誤會,這樣子我們這場戰就白打。他跟那名字叫賈德幹的,他真的幹了。

結果,有人出來幫我們講話,那就是美國駐蘇聯的大使哈里曼,就是他派來的參加這個開羅會議,他完全支持我們立場。各位想想看,他支持我們當然是因為羅斯福指示的,能夠在這個地方支持我們。我們講老實話,所有台灣人東北人都要感謝他(王寵惠),因為這樣的關係,我們真正的回到祖國。而且這句話後來進入1945年7月26日的《波茨坦公告》。然後呢,《波茨坦公告》又成為《日本投降降書》的文字,他引用了其中的第一段和第六段,裡面明文提到,《波茨坦公告》的內容,我們完全遵照。

各位想想看這三樣東西,《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然後《日本降書》,這三位一體的,都收入了聯合國的條約集,他們是條約,所以在座的諸位,以後人家告訴你說,《開羅宣言》不是條約,你就說你太外行啦。它當然是條約,條約名稱不一定要有條約,只要是具有權限的主管官員或是所謂的外交部長、總統,他對於他權限之內的事物所做的決定,是對它有拘束力的。

芮納.米德書中說:「這個貧窮、低度開發的國家,孤軍奮鬥,力抗日本4年,牽制了80萬全球最現代化的雄師勁旅;同盟國能在歐洲和亞洲兩個戰場同時作戰,節節勝利,有相當大部分奠基於中國與日本纏鬥不休。」

這段話,齊邦媛教授,寫了《巨流河》的齊教授,看著落淚。我也不例外,過去我參加這個活動的時候,也一定提到這一段,後來我們在國軍辦紀念抗戰70週年的活動,幾乎所有的場地我都要他們做一個大的看板,把這段話弄上去,這也是芮納.米德寫得最精彩的一段話。後來我們請他來台灣開會,我請他吃飯,還特別讚美他,把中國人最辛苦的這段戰爭的精華講出來了。

各位知道嗎?羅斯福當初很怕,怕我們跟中共跟日本講和,甚至於投降,萬一這樣的話,日本的軍隊,至抗戰勝利的時候都還有218萬人。如果日軍移到了太平洋戰場,澳洲一定淪陷,從緬甸、印度連上整個西亞淪陷,日軍就可以在地中海跟德國會師,這是羅斯福最大的夢饜。這個事情因為中國堅持絕對不跟日本講和,不管贏輸我就是不跟你和,在這種情況下總算維持我們的地位,所以我們無論如何不能忘記這個這麼重要的「七七抗日」。

不是當時的蔣委員長這麼堅持的話,抗戰勝利不會這麼順利的打完,所以今天我們在這裡紀念這個事件,我感到非常開心。在場有很多老朋友包括像陳美霞教授,她是專門推動釣魚台教育的,劉源俊校長也是參加這個活動,還有嘉義那位新三自先生(嘉義大學應用歷史系教授吳昆財),都是值得我們繼續朝著這個方向努力,如果我能夠幫忙的話,必定略盡棉薄。

我們不仇日也不反日,我們要友日,但是呢,友直友諒友多聞,讓我們把真相告訴他們,他們的祖先犯了多大的錯誤,現在還在犯。張純如的那本書,《被遺忘的大屠殺》,在日本翻譯不能出版,為什麼?他們要刪掉一些句子,張純如說不行,說全世界都可以出版,沒有這個道理。可以看得出來,有一些日本人,還是戰前的一些想法。無論如何,今天跟各位共聚一堂,感到非常開心,希望我們今天一起再度堅定我們在這個歷史議題上的立場,一起向前邁進,祝福大家,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