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王曉波先生

乾春松


聽說王曉波先生離世,感覺今年對做中國哲學的學者不是很友好。

前一陣去北京798參加一個鳳凰國學舉辦的「國學大典」的活動,遇到張立文先生,他教過我,我在人民大學教書的時候,在一個教研室。在活動前的閒談中,他告訴我說,跟人民大學中國哲學相關的學者,今年離世的有四個,其中包括楊憲邦先生、孫長江、張靜賢和我的博士導師方克立先生。言談中頗唏噓。

天之將喪斯文也。所以,聽到王曉波先生的噩耗,更添悲涼之情。

說起王曉波先生,我跟他的接觸並不算多。主要的交集的關於「中國哲學口述史」的。口述史者就是要由學者講述,我來記錄。台灣方面我就選擇了兩所學校,台灣大學和輔仁大學。關於台灣大學,我主要感興趣的是「哲學系事件」,這個事件影響很大,涉及保釣運動和其他政治因素,該事件被開除的台大哲學系教師甚多,其中包括陳鼓應和王曉波。

在2013年初,趁著去台灣大學高等研究院訪問研究的機會,就去拜訪陳鼓應先生。跟陳先生的訪談已經在上海的《學術月刊》發表過了,不再重復。陳鼓應先生在聊天的過程中,反復談到王曉波先生,我們就決定就台大哲學系事件,也訪問一下王曉波先生,以增加敘述的角度,更好地還原事件的來龍去脈。

採訪的地點在台大高研院的辦公室里,當時的情形還有一些記憶,王先生到辦公室的時候,黃俊傑先生在沒下班回家,他們之間也熟悉,就聊了一會天,我也介紹了我們採訪的意圖。

採訪要說順利也可,要說不順利也可。

說順利是,王曉波先生談興很濃,從釣魚島事件到台大哲學系事件一直到海峽兩岸的關係等等,我們都知道王曉波是著名的統派人士,所以經常是對台灣當局的兩岸政策的否定以及對大陸的經濟社會發展的肯定。要說不順利則是他的內容。這裡有一個對比,在做陳鼓應先生訪談時,陳先生會拿出詳細準備的材料,包括當時他們辦的《大學》《夏潮》等雜誌的原件,還有台灣情治部門關於台大哲學系事件所做反應的佐證,所以有內容有證據,相當翔實。而王曉波先生是激情澎湃,思路跳躍,並不在意事件的完整性,經常會涉及許多無關的人事。對於記錄者而言,這就平添了許多困難。

但從口述史的角度,陳鼓應和王曉波先生的兩種路徑恰好是互補。

他倆被從台大哲學系開除之後,都去了世新大學,大約到上世紀90年代才被平反回到台灣大學教書。

王曉波先生以研究法家著稱,大約是成中英擔任台灣大學哲學系系主任的時候,曾經對每個年輕老師有一個方向性的指引,王曉波主要被分配研究法家。當時台灣大學最著名的中國哲學方向的教師是方東美先生,也深受歡迎。但從性情上,王曉波似乎更喜歡徐復觀先生。可徐復觀先生又無緣在台大教書,王曉波稱他自己是徐復觀的私淑弟子,現在我們看到大陸版的《徐復觀全集》,王曉波就是編者之一。

因為口述史的淵源,後來王曉波先生來大陸講學等我們也見過,好像也在一起喝酒聊天過。很顯然王曉波先生晚年更為關注政治,講座和聊天中有許多關於兩岸關係的內容。後來也非常喜歡介入具體的政治活動。不過,從實踐的層面來看,王曉波先生的主張並沒有得到太多的應和者,據說他組建過一個政治團體參加選舉,以慘敗告終。(《海峽評論》編者案,此「據說」非事實。)

近兩年,因為我也有一些自我封閉,跟王曉波先生的接觸也少,也沒有主動去搜尋他的消息。他離世的消息,令人難過,寫下上述回憶文字,聊表追思之情。

(作者為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

社論

七七抗戰75週年

國際視窗

中國與世界

「港區國安法」與台灣事情

原鄉人的故事

海峽短評

編後

轉刊

送別《海峽評論》創辦人王曉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