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王曉波先生

王威威


7月30日上午從宋洪兵老師那裡得到王曉波先生辭世的噩耗,悲痛不已。還記得2018年12月先生住院,病情危急,法家研究會的同仁們在群裡祈禱平安,終於等來轉危為安的好消息,一顆懸著的心放了下來。之後一年多的時間里,洪兵老師會把自己收到的消息和先生的照片隨時發到群裡。知道他的身體在逐漸恢復,我以為這次難關他已經挺了過去,在不久的將來,他就能出現在我們的面前。沒想到,他走得這麼突然!

與曉波先生初識是在2002年。那年我讀研三,正在準備碩士畢業論文《韓非思想與黃老之學》的寫作,也讀到曉波先生的《韓非思想的歷史研究》。恰逢曉波先生受邀來北大哲學系擔任客座教授,講授「先秦法家思想」這門課程。北大哲學系中國哲學專業的老師以儒家和道家為主要研究領域,我在北大學習那麼多年,只在通史類課程中聽到過有關法家思想的內容。在我剛剛踏入法家研究門檻的時候,能有幸聽到法家研究大家曉波先生解讀法家思想,聆聽他的教誨,這是多麼幸運的事!曉波先生講話鏗鏘有力,激情四溢,非常有感染力。平時並不喜歡在課堂上發言的我,極其珍惜這次難得的機會,將論文寫作中遇到的難題比如黃老究竟所指、黃老和法家究竟如何分辨等向曉波先生提出,請他幫我解除疑惑。他復印給同學們的論文《〈解老〉、〈喻老〉——韓非對老子哲學的詮釋和改造》《先秦法家發展及韓非的政治哲學》,我保留至今。那時,道家哲學尤其是莊子哲學是我的最愛,我的導師許抗生先生指定《韓非思想與黃老之學》這一題目給我,我還不大情願。曉波先生的課,讓我認識到法家思想有重要價值,值得挖掘。直到現在,法家仍然是我重要的研究領域,我會在寫作中引用曉波先生的觀點,而在潛移默化中所受到的影響應該更多。我一直覺得,我和法家能有這麼長久的緣分,與那時他的出現有著直接的關係。

再見曉波先生是在2013年6月。那時,「韓非子與子學國際學術會議」在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召開,曉波先生提交了《先秦法家思想研究的若干問題》一文並做大會報告。11年後再次聽到他講法家,感覺是那麼地親切。先秦諸子百家,有的一直是學界研究的熱點,有的一直被忽視,而法家卻是常常被誤解、被批判。曉波先生為推進法家思想研究不遺餘力。他常說:如果說法家主張專制,也是法的專制,而不是君主專制;中國古代有法治,雖然是不完善的法治;中華法系應該有它的地位。

2015年11月,人大國學院舉辦了「從禮到法--法家思想的形成與發展」學術研討會。這次會議由中國社會科學院「中華思想通史」項目組和人大國學院聯合主辦,我作為項目組成員負責會議的部分組織工作。我給曉波先生發去會議邀請函,並承諾可以解決他的往返旅費。我盼望他能來,又擔心在寒冷的冬天千里迢迢來參加會議太過辛苦,沒想到曉波先生欣然應允,並提交了參會論文《「吾以救世也」:論先秦法家之治的形成與發展》。後來因為財務制度的限制,曉波先生的旅費沒有辦法用項目經費報銷,我非常忐忑地向他說明情況,以為他不會參會,曉波先生卻說,只要是法家的會議我一定來參加,旅費我自己出也沒有問題,讓我激動又感動。那次會議還出了一個意外情況。因為北京路況不好,我給參會的學者群發郵件,通知大家會務組不安排接機接站,請大家直接到報到地點。為了安全,我們還是給曉波先生和另一位與他同機的台灣學者安排了接機。可是另一位學者沒有看到我單獨發送的接機信息,自己去了酒店報到。曉波先生和接機的學生在機場等了很長時間才聯繫到已經到達酒店的另一位學者,等他到酒店已經是夜裡12點以後。我見到他很是愧疚,他卻依舊笑呵呵地說沒事兒。那是我第一次組織學術會議,沒有經驗,很怕出問題,曉波老師的支持、理解和包容給了我力量。

2016年11月、2017年11月,人民大學國學院又舉辦了兩次法家學術會議,曉波先生都有參會支持。2018年11月,人民大學國學院召開第5次法家學術會議--「當代法家研究的新視野」學術研討會暨「中國先秦史學會法家研究會成立儀式」,曉波先生當選為中國先秦史學會法家研究會首任會長。經過幾年的籌備,法家研究者終於有了自己的組織,我們相信在曉波先生的帶領下法家研究終會興旺起來。學會成立後,法家學術會議終於可以離開人大國學院而由各單位會員輪流主辦。2019年11月,法家研究會成立後的第一次年會在西南大學召開,曉波先生因病無法參會,以後的年會他再也不會來,思及此,不禁淚目。

曉波先生不僅是著名學者,也是一位真正的愛國者。當年他在北大課堂上曾講過自己被台灣大學解聘,多年無法從事正常的研究工作,當時曾為他感到遺憾,覺得如果沒有這樣的經歷,他應該能夠取得更高的學術成就,後來才知道那就是由保釣運動所引發的著名的「台大哲學系事件」。曉波先生愛喝酒,每次來北京都會帶上金門高粱,在會後和大家一起暢飲聊天。他常常講起自己家族的遭遇和國家民族的命運,說到動情處會流淚不已。他說,我們的國家,我們的民族,經歷了太多苦難,不能再經歷動蕩了!他期待著國家的富強、民族的復興,期待著兩岸的和平統一,也一直在為此目標而努力,可惜沒能等到願望實現的那一天!

曉波先生永遠地離開了我們,再不能聽他講那過去的事,他的期盼和囑託我們會永記心中。先生一路走好!

2020年8月3日

(作者為中國政法大學教授、中國先秦史學會法家研究會副會長)

社論

七七抗戰75週年

國際視窗

中國與世界

「港區國安法」與台灣事情

原鄉人的故事

海峽短評

編後

轉刊

送別《海峽評論》創辦人王曉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