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波未走 常在我心

湯紹成


我與曉波結緣在1997年,當時經由「海峽兩岸和平統一促進會」(和統會)梁肅戎會長的引薦,因梁會長曾多次邀約台灣的統派代表共商國是,而曉波自然以其鮮明的立場與梁會長相談甚歡,而紹成當時擔任和統會秘書長,也使我對曉波堅定的立場與淵博的學識印象深刻。隨即曉波邀我參加《海峽評論》雜誌擔任編輯委員,一晃至今已經23個年頭。

在這段時間當中,我倆追隨梁肅戎會長東奔西走,跨越兩岸還多次出國,從北京、東京以及柏林等地,一同宣揚和平統一主張,因而紹成得以多次就教於曉波有關國際與兩岸大事,深感曉波對此知之甚篤,並以其哲學家的眼光來分析局勢,更是精闢到位、邊辟入裡確讓紹成恍然大悟、眼界大開。

之後曉波還在修改教課書的過程中,據理力爭、不畏艱辛,以一當十、力戰群魔,確實令人感佩。近年來還積極組建「台灣抗日志士親屬協進會」,以及在相關的抗日活動等方面出力甚多,因而積勞成疾,以至英年早逝,確實令人唏噓。

或謂:「老兵不死,只是凋零」,但我要說:「曉波未走,常在我心」,吾等必會追隨曉波的腳步繼續前進,不達目的絕不終止,以慰曉波在天之靈,如此國家是幸民族是幸!

社論

七七抗戰75週年

國際視窗

中國與世界

「港區國安法」與台灣事情

原鄉人的故事

海峽短評

編後

轉刊

送別《海峽評論》創辦人王曉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