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王曉波教授

敦鵬


我見過王曉波老師,印象中好像有兩次會議中見面,感覺王教授溫文爾雅,侃侃而談。更重要的是,感覺老先生很直率,有什麼說什麼。不過他對法家的一些觀點儘管我認為是善良的同情,但是還是遭到了梁濤老師等學者的反對。各種原因心知肚明,總體看也各有其理。台灣學者往往真誠、對人友好、辨析明確、梳理清楚,但也感覺某些文章太多繁瑣,語境和表述上和大陸有所差異,思想上不太符合大陸時下學術自由主義學者的胃口,這當然主要是各自生存境域所造成的。總之,海峽兩岸學術失去這樣一位名家,實在倍感惋惜,也真誠希望法家研究各位同仁繼續努力,完成王曉波教授的未竟事業,實現法家研究學術深化,為開創更好學術自由發展空間再做努力!王曉波教授千古!

我自己感覺能和王曉波老師認識,聆聽他現場演說,實在是一種榮幸。而且我還和他一桌共飲,他好像很愛喝酒。老爺子去世,實在可惜,現在感覺去世的有點早,太突然。他讓我們聽到了不同的聲音。

羅素說,任何一位思想家的學說,應該首先聽到和看到他正面的東西。我想,王曉波教授就是這樣做的。

(作者為河北大學哲學與社會學學院副教授)

社論

七七抗戰75週年

國際視窗

中國與世界

「港區國安法」與台灣事情

原鄉人的故事

海峽短評

編後

轉刊

送別《海峽評論》創辦人王曉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