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王曉波先生

白彤東


這裡說的不是特立獨行的豬的那個王小波,是在台灣的學者王曉波。王老師一輩子應該是很傳奇的。一家49年之後去了台灣,母親被當作「中共特務」被殺,父親因為「知匪不報」入獄七年。因為家道中落,他成了街上的混混,混成了個小老大。但是陰差陽錯(可能是因為真的聰明),混混居然考上大學,後來更是留在台大哲學系任教。1972年因為保釣事件,被國民黨特務舉報,被解除教職(同時遭難的還有尼採/道家學者陳鼓應教授),後來幸虧另有大學聘用。晚年致力於反對台灣的去中國化運動,應該算台灣的急統派吧。

我認識王老師,是因為我們對法家的共同興趣,他也是我參與的法家學會的會長。(說來有趣。我在研究中接觸到有蔡英文寫的韓非子研究,頗覺奇怪,但後來發現這個蔡英文是男的,是很好的學者,可惜也在去年去世了。看來研究法家的學者要注意起對了名字。)當年我為英文期刊Journal of Chinese Philosophy組織韓非子特刊,試圖聯繫他,但是沒有找到他的聯繫方式。後來在法家學會的籌備過程中,在一次學術會議上見過他。一天的會很累,晚飯後,我跟幾位朋友坐在飯館聊天,王老師過來,加入我們,大口喝酒,大聲說話。他曾經是小混混的事情,是這次他親口講的。

可惜,這是我和他唯一一次見面。但是,雖然只有這一次,但是他的形象卻深深地印入我的腦海,覺得他是個快意恩仇的爺們兒。他不幸在2020年7月30日走了。我想,在另一個世界,他肯定也會馬上可以領袖一方的。

(作者為復旦大學哲學學院教授、法家研究會副會長)

社論

七七抗戰75週年

國際視窗

中國與世界

「港區國安法」與台灣事情

原鄉人的故事

海峽短評

編後

轉刊

送別《海峽評論》創辦人王曉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