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曉波老師追思

戴木茅


早上洪兵老師在法家研究微信群內不同尋常的連轉兩篇曉波老師的論文,我本未多想,以為只是公眾號的正常推送。讀文思人,恍惚間回想起曉波老師前年生病、後來洪兵老師去台灣時曾經專門探望聽說他已有好轉,我心裡想著不知曉波老師近況如何,也不知何時能再開會聽到他爽朗的笑聲。不曾想片刻之後竟聽到噩耗,曉波老師病逝了!真是晴天霹靂!

我與曉波老師幾次相遇都是在會議上。2015年年末人大國學院舉辦「由禮到法--法家思想的形成與發展」學術研討會,那是我第一次見到他。當時我博士畢業剛一年多,博士論文寫韓非術論,自然少不了閱讀王曉波老師的著作,加之以前聽陳明老師聊過他,知道他在學界的影響力,所以當時見到他頗有一種菜鳥見到大佬的感覺。我曾暗自想著要不要拿著從台灣帶回的《韓非思想的歷史研究》請曉波老師簽名,但是又覺得學術研究不是追星,做出更好的成果才是對前輩學者的尊重,所以那本書最終默默躺在包里隨我在會場轉了一圈又安靜回到家中。在去午餐的路上,曉波老師聽說我的研究方向,便囑咐我一定要注意韓非的人性論,唯有理解「因人情」才能對韓非思想有更深入體會。他人高,聲大,步快,紅光滿面,絲毫不像年逾七旬的長者。

2018年11月中國先秦史學會法家研究會終於成立,王曉波老師眾望所歸擔任會長。在正式的學術研討會結束後,學者們又就法家研究會的未來工作開了一個小會,曉波老師異常激動,語氣鏗鏘,他說:「你們年輕人放手去做,有事我頂著,我不怕,他們拿我沒辦法!」坐在他對面,我能看到他眼裡的光。後來我才得知,原來曉波老師的母親是中國地下黨,犧牲於台灣「白色恐怖」時期,受此身世影響,他一生為中國統一而奔走疾呼,至此我終於明白他對大陸的眷眷深情情起於何處,也終於明白他對法家研究會促進兩岸學者交流的殷殷期盼。

法家研究會成立後不及一個月曉波老師就罹患中風,後雖有好轉,但去年在重慶的第二屆法家研究年會他終因山高路遠不能成行,當時洪兵老師還感慨這次會議無法與曉波老師喝酒暢談,大家都期待著日後與他相聚。現在先生仙逝,空谷留音,惟願先生一路走好,我輩後學唯有努力才能不負先生的重托。

(作者為河北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法家研究會副秘書長)

社論

七七抗戰75週年

國際視窗

中國與世界

「港區國安法」與台灣事情

原鄉人的故事

海峽短評

編後

轉刊

送別《海峽評論》創辦人王曉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