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界講究追求是非真相

回應「某女士講話」

熊玠
(紐約大學在職終身教授)


最近有友人傳來匿名「某女士」的講話,希望我能略加置評。細看之下,此位「某女士」所言,是針對中國大陸(在共產黨統治下的)「體制」與「理論」的全盤批判。可說是批判得淋灕盡致、體無完膚。

一位局外人的老實話

我不知這位女士究係何許人(她不止一次的說「我們共產黨」與「我們共產黨員」),更不知道她講話的對象與場合為何。但在她攻擊(或暗示)沒有自由(包括言論自由)的大環境下、居然能如此暢吐心中的「不平」而毫無忌憚,似乎暗藏了很大的矛盾,甚至極大的諷刺。

傳來這篇批判宏詞的朋友,指明要聽我的回應,是因為他熟知我的學術訓練與職業,俱是強調以求是論是的精神來正視問題。以下,我且將我對這位朋友提出的回應稍加整理,作為此文;旨在求教於廣大讀者;期作更廣泛之討論與求真。

不過,在我對此位匿名「某女士」所作對中國大陸「體制」與「理論」之全盤批判做出我的反應與評論的同時,須要作一慎重聲明。即我這裡講的,完全是根據我個人以一個局外人兼讀書人所知而做出的評語(也可說是打抱不平)。全是發自忠於求真原則的老實話。別無他意。

這位「某女士」所批判的「體制」是一黨專政的縮寫。既壟斷了政府的機構與權力,又全盤掌握了九千萬黨員的生命,更絕對控制了陸、海、空(應屬國家)的軍事力量。她這種斬金截鐵的口氣,聽起來好像冷戰期間美國對共產國家攻擊的不削語氣。不管所言之真實性如何,對於這樣巨無霸的政黨(共產黨),她居然又將之稱為「殭屍」,其中是否有兩極的矛盾?

霍布斯用「巨無霸」形容英王國

我之所以想到「巨無霸」一詞,是因為此詞曾經在西方被一位名叫多瑪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的英國政論家,用來形容英國在民主到來以前的英「王國」(kingdom)絕對專權制度、並為其做為辯護的理論。他所作的辯護是,如果沒有這個制度以及絕對掌權的國王,那麼人民所組成的社會,勢將如同野生動物的叢林一般。一定是大吃小、強欺弱而無秩序的世界。而有了國王與他擁有的權力與資源之後,才能給社會帶來正常秩序與安全。那時候英國的國王,既是世俗權勢之首,又是英國國教(Anglican Church)的教宗。所以可稱為巨無霸。據我所知,列寧心目中的布什維克黨(即以後共產黨的模式)就應該是這樣兼有世俗與宗教意義上的領導地位。可是,這位女士口中所描寫的巨無霸,卻被她同時定位為「殭屍」。

她批評今日中國共產黨毫無理論可言之另一點,本應由中共負責人來回答。我不應越俎代庖。但因為這個議題至為重要;事關我們對今日中國大陸(甚至為何有別於西方「民主」制度)的瞭解,掌有絕對的鑰匙。我作為教書匠之一員,有責無旁貸之感。

「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首先,我必須指出在這個議題上,這位女士不僅是言過其實,而似乎有妄充內行之嫌。必須指出,今日在中共領導下的中國超過以前試用馬克思理論來解釋一切的階段。但當初列寧對共產黨功能與職責的構想,仍然有助於我們瞭解中共內含的使命感與作為,尤其有關以下為何黨一定要處於國家機器之背後的兩點解釋,值得我們密切注意:

1.黨政分工,做到以黨制定政策方針,而以政府機器作為執行政策的忠實夥伴;2.黨兼有監督功能的必須性。由於黨始終處於政府機器的背後,它既有足夠的真實認知,卻沒有像政府機器那樣因直接參預每日冗繁工作而感染到「例行公事」苟且惰性的疾病(當然,如果黨的成員甚至領導階層有腐化現象,整腐治黨也是必須的。)

其次,這位女士,張開眼睛卻忽視了鄧小平改革開放是在建立「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號召之下的理論。不但此也,鄧大人還特地將中國目前定位為尚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樣定位悄悄地修改了以前中共將中國說成已是「共產社會」的觀點(註:因此才有蘇共總書記赫魯曉夫的反駁:「我們蘇聯還沒有進入共產社會的階段呢」。)這不是意識型態之爭,而是給中國「改革開放」提供必要的理論基礎。因為既然仍是「初階段」,所以,中國才能有私營與國營企業同時並存。另外還能有公私合營、外來投資、與中外合資同時存在。

因為有「中國特色」四個字的理論基礎,所以 才能有江澤民時期的中國共產黨首次慶祝孔子誕辰(因此孔子才得以復返);才能有胡錦濤任內要建立「和諧社會」(以別於階級鬥爭)的理想;才能有習近平的要把優良傳統文化找回,而在那裡面尋找中國夢等等。如此博大精深的理論(與器度),不是理論,是什麼?顯然這位「某女士」未能抓住改革開放的理論基礎,故而大膽做出大陸所作所為毫無理論的批判。

結 論

聽罷這位女士的批判,更證實了批評是多麼容易的事情,包括國家大事在內。而真的要瞭解其中底細與盤根錯節的道理,要花多少精力才能窺其端倪。譬如要深入瞭解現今中國制度,不但須要先瞭解共產黨組織與運行之背後構想,還須具備對比較(中外)政黨有關的哲學思考與素養;然後還須要具有能將中國古今「治理眾人之事」(孫中山語)的制度,做一個概括而前後足以呼應的認識。美國學界有一句諺言You have to know a lot to know a little,很難譯成中文,大意是「你得知道很多很多才能知道一點點」。知識界講求追取是非真相(不敢說真理),談何容易。◆